法制社会建设依托“朝阳群众”担当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7-04-01 16:16:25进入社区来源:光明网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今天(4月1日),有两条有关“朝阳群众”的消息,一是描述“朝阳群众”在日常生活中的社会担当的报道,题为《“朝阳群众”的日与夜:大爷大妈上街巡逻,聊的都是国家大事》;另一条消息是《“朝阳群众”又立新功!让“世界第五大情报机构”如虎添翼的是TA》,这条消息中的“TA”,是指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于2月上线测试的“朝阳群众”APP,据说这款APP上线测试以来,截至3月30日,注册用户已达5万余人,收到线索3000余条。该报道称,通过朝阳群众提供的线索,朝阳警方破获各类案件63起,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91人,消除各类安全隐患245件。

    相较上述第二条消息,第一条消息的一些栩栩如生的相关描述更能让我们认识“朝阳群众”这个“世界第五大情报机构”的真面目:“71岁的王爱青趴在小区值班室的窗口,一双眼珠滋溜转。过去十多年里,她的主要工作是观察社区情况,如有‘风吹草动’,立即向居委会或社区民警上报。王爱青是‘朝阳群众’中的一员,这是一支由北京市朝阳区居民组织而成的治安志愿者队伍。”

    说起来,“世界第五大情报机构”所具有的排在其前面的4个情报机构(中央情报局、克格勃、军情六处、摩萨德)也没有的优势,正是这“一双眼珠滋溜转”的志愿者队伍。公开数据显示,北京登记在册的“朝阳群众”已达13万人。按媒体计算,这就相当于平均在每平方公里的地面上有277“双眼珠”在“滋溜转”,其中6万余双在“滋溜转”的“眼珠”,平均每月向朝阳警方提供线索2万余条……

    这么多双“滋溜转”的“眼珠”,相当于多少监视器,又起到了多少监视器所起不到的作用。这也正如上述第二条消息在正文开头的第一句话所述:“这简直就是移动的摄像头!”其实,这些带着“滋溜转”“眼珠”的“移动的摄像头”,更是移动的扫描器或移动的雷达,而其察言观色的能力,则是摄像头、扫描器或雷达都不具备的。

    “朝阳群众”的这个功能,可从报道描写中得到印象:“潘家园一共11个社区”,“张复之是其中一个支部的党员书记,今年71岁”,“两会期间,她同样接受了值班巡逻任务”,为了完成任务,“‘就得发动群众,我们院里的群众警惕性都特别高’,张复之压低嗓门说”,“任务已经交待清楚:‘看上去贼头贼脑的人都得过去问问,您干吗的呀?您住哪儿啊?您做什么工作的?’”

    显然,无论是摄像头、扫描器还是雷达,都是被动接受信息,也只能被动录制信息,而每一个带着“滋溜转”“眼珠”的“朝阳群众”,却是主动出击型的治安卫士。不仅如此,这些退了休的、上了年纪的人,相当于专职“朝阳群众”,可以更专心、更尽责地完成“移动的摄像头”的任务。从报道中可知,潘家园社区的张复之今年71岁,而“趴在小区值班室的窗口,一双眼珠滋溜转”的王爱青,今年也是71岁。

    71岁,按说正是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尽享天伦之乐的年龄,但是,“朝阳群众”的社会担当却跳出了小家圈子之外,“王爱青身边聚集了二十几名志愿者,只要有事,跳出来‘一喊’,所有人像巢穴里的飞鸟,‘嗖’地都从家里蹿了出来”。这样的担当,与他们“聊的都是国家大事”不无关系:“他们关心十八大开会,十九大,国际问题,南海问题,这是一种大视野的政治,对首都的安全和稳定大家都特别在意”。

编辑:范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