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校名师卖网课实属“得了便宜再卖乖”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7-02-16 14:48:15进入社区来源:光明网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未来5年,人人都可以当‘老师’。”说这话的,是在线教育平台沪江网的CEO伏彩瑞。今年春节前,他发起举办了全国第一场“网师年会”,数百名网络教师从全 国各地自费飞到上海参加聚会。他们中有的人一年内能把课“卖”到10万人次,有的人聘请了10多名助理“包装”自己,还有的人一年挣了几百万元。(2月15日中国青年报)

    “站在互联网风口,猪也能飞起来”。名师披上互联网+的战衣,亦是情理之中的事。

    有数据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全球教育投资40%以上投在中国,2015年第二季度全球教育投资30%也投在中国。这个数据两年前只有5%~6 %。换句话说,新一轮O2O移动教育创业,或将成为未来中国创业者的新契机。于此背景之下,有了铺天盖地的“网校”,自然就有了各色横空出世的“网师”。

    既能扬名立万,又能愉悦捞钱——网红般的网络名师,立时有了魔幻现实主义色彩。

    关键是,公办学校的名师能在网上卖课吗?这个问题似乎见仁见智。比如伏彩瑞就认为,“CPI年年涨,老师工资跑不过CPI,老师也是人,他们应该是最优秀的 人群,为什么收入不能提高?”又比如,有退休教师慷慨陈词,“我想反问一句,老师为什么就不能挣钱了呢?他当了网红,一个能给成千上万人带去知识和学习动 力的网红,给社会造成什么危害了?”事实上,前不久,苏州一公办学校名师网上开收费课程被举报,后来其干脆辞职专授网课。

    这些道理,很有腔调。但较真起来,不过胡搅蛮缠罢了。一则,教师收入高不高,与教师能否违规补课,这是两个概念。难道因为日子不好过,打劫越货就很有道理了?再说,值得 注意的是,教师群体中能将网络课程高额变现的,恐怕未必是最需要帮助和关心的年轻教师、边远地区教师、欠发达地区贫困教师,而恰恰是享受多重津贴补助与财 政温暖的城市名师。二则,教师当然不是不能成“网红”,比如民办学校的教师。但如果公办体制把你捧成了“名师”,再反过来砸锅似的说还不如网络讲课好。

    毋庸讳言的是,网络授课千好万好,总是要成本与精力的,“给成千上万人带去知识和学习动力”的同时,考虑过本职工作了吗?至 于公校名师辞职潇洒当网师,请别忘了一个细节:这公信满满的“名师”头衔,可不是互联网赐予的。离开公校的经历背景和名师的体制认证,这网课还能卖个同样 的好价钱吗?还有个细节耐人寻味:在网络上“卖得动”的课,大多也就是应试类课程,比如初三数学、高三物理、高考化学等。这起码说明,所谓有偿补课,线上线下并无太大差异。

    公校名师这回事,网络APP给其变现的通道,民生财政给其成长的土壤。如果非要以因果是非的逻辑来权衡考量:公校名师卖网课也好、哪怕是辞职后打着名师的旗号去创业,都属于不折不扣的“得了便宜再卖乖”。正因如此,尽管“十三五”教育规划明确了名师参与互联网+教育的可行性,但显然不可能为“名师上网开设收费课程”背书。从这个意义上说,旗帜鲜明禁绝公校名师卖网课,亟待成为制度与舆论的共识。(邓海建)

编辑:范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