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管贴单”的理想与现实有多远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5-12-31 10:48:5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协管虽然不是执法人员,没有执法权限,但与普通市民却有着明显的区别。也因此,协管贴单虽然不是一种执法行为,但在效力上显然要远远高于普通市民的举报。

    日前,协管贴单的消息成了不少昆明人热议的话题。对此,不少市民和法律人士提出了质疑。协管贴单,会给昆明的车主带来怎样的影响?是否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协管贴单,那么交警去哪了?交警部门给出回应:此举并非处罚,其性质和市民举报违停一样。而这样的方式,也是在为下一步市民举报违法行为做前期预热,希望市民自觉形成遵守交规的意识。(相关报道见昨日A04版)

    截至今年12月,昆明市机动车保有量达到215万辆,与10年前相比增长了3倍有余。而在这10年间,交通管理警力却下降了近3%。两者之间的失衡,使得交通管理任务日益繁重,也加大交通违法行为的执法难度和成本。在这样的背景下,“协管贴单”作为一种辅助性的管理措施,似乎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选项。

    非议声中,交警部门的说法是,按照相关规定,普通市民都有权利和义务对交通违法行为进行举报,那么作为经过严格培训的交通协管员自然也可担此重任。并且,协管贴单并非执法,告知单也不是罚单,只是对违法行为的记录。理论上说,这种解释是成立的。但从现实的角度分析,又未免太过理想化,甚至有点偷换概念的意味。

    首先需要厘清的一点,协管虽然不是执法人员,没有执法权限,但与普通市民却有着明显的区别。比如他们身着统一且具有标识性的服装,被赋予管理交通的职责,接受交警部门的管理,在身份上他们具有准执法人员的属性。也因此,协管贴单虽然不是一种执法行为,但在效力上显然要远远高于普通市民的举报。由于信息不对称,公众事实上也很难监督,协管贴出的告知单究竟是经过严格的核实程序,还是直接转化为罚单。而如果是后者,则协管贴单实际上就成了执法权的一种延伸,属于变相执法的行为。

    更要看到,协管贴单增加了协管的工作量,也加大了工作的风险系数,比如与车主发生纠纷。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辅以一定的利益激励机制,几乎不可能顺利实施。而一旦涉及利益,公众所担心的种种弊端也就很难避免,此举就有变味的可能。比如会不会出现过度执法?会不会“看人下菜碟”,滥用执法权?会不会本末倒置,本应是管理交通的协管员们都忙着去查违停了?甚至查处交通违法行为演变成一种“外包业务”,全由协管员越俎代庖了?利益驱动下,介于执法人员与普通市民之间的协管员,本来就是一个身份难以清晰界定的群体。

    “协管贴单”隐含着这样一种略显粗暴的管理思维,那就是:文明的交通习惯和良好的交通秩序都是罚出来的。似乎只要加大处罚力度,交通违法行为就会减少。不能不说,这只是管理者一厢情愿的想法。事实也证明,处罚与交通违法行为之间并无对等关系。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昆明的私家车数量在迅猛增长,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却没有及时跟上,而在有限的公共空间,国资停车还渗透到了几乎每一个角度,在高成本的停车费与违停之间,很多时候车主是在做一个无奈的选择。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市民会对“协管贴单”有一种近乎本能的反感。如果不能有效减少停车难的问题,违停是基于一种经济理性的考量,那么再多的惩戒手段、再多的罚单又有什么意义?

    站在不同的立场,对于“协管贴单”会有不同的理解和认识。但任何一项公共决策,都不应脱离现实而一意孤行。“协管贴单”的理想与现实有多远?中间隔着行政执法权的审慎行使,以及对公共空间的合理规划。

编辑:范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