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亿元地铁投资怎可惜墨如金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5-12-24 16:31:07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人大审议政府工作,不单是代表人民行使权力,同时也是一个集思广益的过程,政府报告事项越是清晰细致,越是有助于提前发现潜在的问题,防止拍脑袋决策。

    广州史上最大规模地铁建设规划,22日提交广州市人大常委会第46次会议审议。市人大常委会的委员们普遍对地铁建设必要性予以肯定,但也指出政府在资金筹措方面“交代太简单”,涉及近5000亿元资金需求,仅仅不到500字的说明。(《新快报》12月23日)

    有个成语典故叫“一字千金”,而广州市政府关于地铁建设规划的报告,仅用不到500字就把近5000亿元资金交代过去了,分摊到每个字上差不多就是10亿元,惜墨如金的程度远超过古人。

    如果把我们家比喻成一座城市,我和我老婆的关系就好比市政府和市人大,每遇家庭重大事项,我负责方案起草和执行,老婆管审批。我们家最近就遇到一件大事:买房子。两人都觉得房子该买,但钱从哪里来,我需要向老婆作具体详细的汇报。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向老婆汇报如何筹集买房资金的构想,包括家庭存款现有多少、股票能卖掉多少、能向亲朋好友借多少、能从银行贷多少,以及今后20年的还贷计划……如果把我的汇报整理成文章,至少是一篇万言书。

    广州市准备花5000亿元修地铁,这事比我们家买房子大多了,作为代表全体广州市民行使权力的广州市人大,自然要过问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以及这么多钱怎么筹集。哪怕经济发达如广州,钱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估计广州市人大常委会的委员们看了仅有475个字的地铁建设资金筹措方案,一方面觉得很振奋人心,毕竟修地铁是好事,但另一方面不免心存疑虑:这事儿靠谱吗?

    当然,很多时候话不在多而在于精,如果475个字能把事情说清楚,那也未尝不可。关键是,广州市有关部门的这个说明尽管“言简”,意却大不赅,在一些重要问题上语焉不详。475个字的文字说明,大致的意思是财政投入一部分,土地收入一部分,外加一个“适当引入社会资本合作”。但财政投入多少?靠卖地能卖多少?都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字。准备采取哪些方式引入社会资本合作,亦无明确的可操作性方案。

    这充其量只是一些粗略的设想,根本算不上“规划”。就好比我们家要买房,老婆问我钱不够怎么办,我说可以找朋友借一点,老婆问我找谁借、能借多少、将来怎么还,我完全回答不上来。

    475个字的说明,较之于5000亿元的庞大投资,疑问是显而易见的。很快就有市人大代表提出质疑:广州市一年大概也就3000亿元的财政资金可供支配,每年可以投入多少钱在地铁建设上?而卖地财政是不可持续的,新规划的400多公里地铁线建设周期长达15年,到后期很可能无地可卖。巨大的资金缺口靠什么来填补,这些若无详细规划,“史上规模最大”的地铁建设工程若干年后很有可能“烂尾”。轰轰烈烈地开始,最后搞得灰头土脸,这也不是没有先例的。

    越是重大市政建设项目,向人大汇报时越应该具体而详尽。5000亿元的庞大投资只有475个字的说明,想来不外乎两种情况。一是,怎么筹措地铁建设资金有关部门还没考虑成熟,没想清楚就没法细说,只好含糊其辞,“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二是,有关部门已经成竹在胸了,只是不屑于向人大作详细解释,觉得方案提交人大审议也就是走走过场。

    这两种情况都是不可取的。人大审议政府工作,不单是代表人民行使权力,同时也是一个集思广益的过程,政府报告事项越是清晰细致,越是有助于提前发现潜在的问题,防止拍脑袋决策;政府工作中有什么困难,也可大家一起来想办法解决。而有些政府部门对人大审议缺乏足够的尊重,把人大权力当做橡皮图章,向人大汇报工作时往往不愿多费口舌,这就更不对了,完全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475个字的5000亿资金筹措说明,置公众的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监督权于何地?

    类似现象其实相当普遍,一些地方提交人大审议的财政预算经常做得晦涩难懂,让人不明就里;一些地方虽然晒出了三公经费账单,却往往只有几个笼统的数字,让人完全不得要领。这究竟是技术问题,还是态度问题?(首席评论员 姚文晖)

编辑:范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