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善”举 回归常识比标榜道德更重要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5-12-08 16:16:3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先围捕、再交易、后放生,一条野生鸟类灰色利益链已经深入昆明市场。从全国来看,这虽属旧闻,目前也缺乏有效解决办法,而对它的讨论则层出不穷。实际上,对于放生利益链,我们要做的,不是以善恶之辩去争夺道德高地,而是站稳脚下常识与理性的基石。

    不久前,浙江台州天台山,有人开着拖拉机放生了上千只狐狸、浣熊、貂等动物。一个星期后,这些动物死了一半,烂在路上。上个月 14日,四男一女驾面包车在广州某村子,将上千只“坑渠老鼠”“放生”至田间及村屋旁……

    无论是放生利益链的种种“利”,还是一些放生行为本身的种种“愚”,都屡见不鲜。但遗憾的是,不少媒体仍以“善”、“恶”的观点去评论上述行为,因而畏首畏尾,不忘照顾各方情绪。比如,首先要肯定“传统文化的善举理念”,然后再去抨击“盲目放生”。不难看出,道德的大帽子,有时候影响了人们观点的明确表达。

    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有句名言,“对于事实问题的健全的判断是一切德行的真正基础。”实际上,无论是对放生行为,还是对其他社会公共事件的评判,我们都无需将其抬高到道德层面去评价,首先应当检验,一件事是否符合常识与理性。

    王小波曾说:“对于一位知识分子来说,成为思维的精英,比成为道德精英更为重要。”这句话,放在当今动辄就追求“道德正确”的社会而言,具有极大的现实意义。

    那么单就放生来说,常识又是什么呢?

    首先,生态与环保是一个相对基础的常识,也就是说,放生如果不能满足生态环保的要求,那么就无道德可言。

    在此基础上,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对于商业化放生来说,越放生,越杀生;放生的动物,未必是能活的,动物被放生至一个不适应的环境,放生便是放死;放生,要考虑生态入侵的问题;放生,不应功利,也就是说,放生不应当是购买筹码然后的消费行为。

    汝为功德而行功德,并无功德。

    所以,对于放生者而言,在行放生之事前,首先要考虑的是常识与理性,然后再去评判其道德属性。就拿昆明野生鸟类灰色利益链而言,为了猎捕到一只鸟儿,常会误伤、误杀四五只鸟儿。在这种利益链条下,说放生一事,绝对与道德无关,该讨论的,是有没有越过底线。

    放生者可能会说,抓鸟伤鸟与我无关,我放鸟,所以我道德。这与“人死,则曰:‘非我也,岁也’。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其实道理相近。

    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应当形成一个共识,道德判断不应凌驾于对“实施问题的健全的判断”基础上,否则,就是在舍本逐末,就会畏首畏尾,进而模糊了一切道德标准。

    无论是放生,抑或是推而广之其他任何有争议的现象,没有常识与理性的基石,对善恶道德的讨论均是海市蜃楼。因为道德不是社会底线,常识与理性才是。

    尹一

编辑:范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