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裸泳的官员是时候洗洗上岸了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5-07-23 14:57:4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官员不在办公室办公,折射出内部管理的松弛以及监管的滞后。几乎所有行业的劳动者都必须在指定场所办公,为什么偏偏有些官员可以例外,任意选择办公场所呢?要么是这些官员位高权重,无人敢监督,要么考核体系存在漏洞,根本无法约束官员在哪办公。

    近日,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在一次会议上,对山西全省各级干部提出了一个要求:“据反映,我们省一些地方有的领导干部习惯在住地办公,不到办公室办公,从今天开始,全省各级领导干部一律到办公室去办公”。此语一出,立即引发舆论热议。在公众印象中,办公室是官员们上班的指定地点。不到办公室上班,官员们还能到哪上班呢?公众微信号“政事儿”对此做了梳理。(《新京报》7月22日)

    在媒体盘点中,不在办公室办公的官员大致可以分为这样几类。一种是常规型。比如有些官员长期居住在五星级酒店。一种是享受型。比如有些官员上班时间跑到足疗馆睡觉,或者打高尔夫。还有一种就比较特殊,暂且称为“个人爱好型”。今年3月23日,东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副书记、副局长兼市食安办专职副主任包某被举报上班时间裸泳。举报人称,包某经常在上班时间出来裸泳。看上去,仿佛就是职场版的“官员去哪了”。

    一般而言,普通公众对官员的了解和接触都非常有限,所以如果不借助媒体的力量,恐怕很难想象官员的上班生活也是如此的丰富多彩、有滋有味。官员在上班期间神龙见首不见尾,也很具迷惑性。假如这些官员的爱人抱怨,“整天都在忙工作,连人影都见不着”,很容易让人误以为这些上班溜号的官员都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模范典型,殊不知他们不在足疗馆里睡大觉,就在高尔夫球场挥汗如雨,或者与大自然亲密接触。

    官员不在办公室办公,显然不仅仅是换个工作场地的问题。以落马的湖南交通厅原副厅长陈明宪和湖南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冯伟林为例,案发前他们都长期居住在某五星级大酒店。知情官员介绍,陈明宪、冯伟林与大酒店总经理关系非同寻常,湖南交通系统很多大小会议都在这家酒店召开。这其中有没有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几乎是不言而喻的。办公室是一个公共场所,毫无隐私可言,而五星级大酒店的包间,则是一个私密的空间,两者的区别不仅是舒适程序不同,更是监督的有无。换句话说,官员不在办公室办公,其实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更像是一种反侦查手段。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那位上班裸泳的官员。裸泳属于一种个人癖好,本身不太好评价。不过身为公职人员,在工作时间裸泳,并且丝毫不避讳他人的目光,大致也可以说明这位官员缺乏起码的形象意识和责任意识。前者而言,工作之余,只要不违法违纪,不违背公序良俗,官员大可想干嘛干嘛,但在工作时间,官员就不仅代表个人,也代表着其所任职的行政部门。光天化日之下裸泳,你倒是释放了身心,但置政府部门的形象何处?后者而言,在其位谋其职,官员身为人民公仆,拿着国家俸禄,却干着与工作完全无关的事情,怎么对得起纳税人?

    官员不在办公室办公,也折射出内部管理的松弛以及监管的滞后。社会越来越多元化,诞生了许多自由职业者,被称为“SOHU”一族。但除了自由职业者,几乎所有行业的劳动者都必须在指定场所办公,并且单位也有严格的考勤制度。为什么偏偏有些官员可以例外,任意选择办公场所呢?要么是这些官员位高权重,无人敢监督,要么考核体系存在漏洞,根本无法约束官员在哪办公。

    退潮的时候才能发现谁在裸泳。对于上班不干正事的官员一方面需要加强制度监督,而不能仅靠高层领导的“怒斥”,另一方面,官员也要有起码的角色认知。上班“裸泳”的官员,是时候上岸了。

编辑:范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