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牛》入教材 教改别减速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6-16 15:24:12进入社区来源:东方网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语文出版社最新修订的小学语文教材,一年级导学部分,《我爱学语文》取代原来的《我爱上学》;二年级上学期教材,歌曲《天路》以诗歌形式入选,三年级延伸阅读中,收录了歌手周杰伦的《蜗牛》。“与时代贴得太近了!”有教研员这样感慨。(06-15《中国青年报》)

    教材中到底适不适合《天路》入选,容不容得下周杰伦的《蜗牛》,这不应成问题。“语文即生活”的基本定位,语文课应有的丰富外延,决定了其“兼容并蓄,海纳百川”。何况,《天路》唱家乡,《蜗牛》昂扬向上,两首歌(词)都那么人气旺,“我爱学语文”,不学这个又该学什么!

    想起几十年前的民国老课本。叶圣陶编,丰子恺绘,其间之“珠联璧合”,使教材别具“先声夺人”之势。而观其细节,像“太阳,太阳,你起来得早,昨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睡觉?”的“很懂”儿童心,像“三头牛吃草,一只羊也吃草,一只羊不吃草,它看着花”的“冷眼”观世界,于一招一式中,确实体现着“大家风范”。而这,与此番修订中一些内容,比如一年级导学部分的“两小儿对话”,何其相似!

    只是,且慢对其太过乐观。首先,此一时彼一时也。民国时代,对学生进行语文教育,教材的意义与作用不言而喻。反观眼下,网络、传媒高度发达,人们见识面无限广博,各种教学技术广泛使用,使得学生在语文学习上,课本充其量只是凭借之一种。如此之下,几十篇课文的“强力”更换,不同面孔的此来彼往,或许对语文课本属大动作,但相对于学生丰富的学习素材,未必那么举足轻重了。

    尤为关键的,教材是死的,人是活的。在语文学习的大体系中,教材怎么编,固然重要,可教师怎么教、学生怎么学、最终考评怎么进行,无疑更关键。仅教师怎么“用教材”,就很可圈可点。比如教师的知识储备,是一碗水,还是一桶水、一缸水?在观念上,是四平八稳照本宣科?还是永不满足积极进取?在能力、敬业等方面,又如何?……这背后,高考的导向、民众的观念、评价的标准等,又无不与此有着千丝万缕关系,影响着教师的“运用之妙”,与教材的“物尽其用”。

    总之,《蜗牛》入教材,教改别“减速”。其中要义,不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零敲碎打,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表面功夫,而应放在语文学习的大系统中,着眼于其“人文性、工具性”内涵与学生“综合素养的提升”,以发展之眼光,寻务实之路,以期收获教改的丰硕成果。

编辑:范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