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三公费用在“美容”?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4-04-14 17:28:36进入社区来源:东方网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花13万元做美容,然后以会议费、稿酬等方式公款报销,近日,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以下简称劳动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原副主任曹淑杰被北京高院终审以贪污罪判刑10年。(4月13日新京报)

    曹淑杰报销个人费用主要通过分会议费和稿酬两种方式。一是下属社会保障能力故意多做帐,曹拿发票平帐;二是社会保障部办公厅拿一些发票到下属出版社报销。说起来都不是什么很隐蔽的手段,却可以一路畅通,再一次证明三公经费不透明、不公开是滋养贪腐的温床。

    美容费充当公务费用说明下列问题:首先是公权力滥用。曹淑杰到下属单位大肆报销“美容费”,权力的高高在上、恣意妄为、奢靡无度可见一斑。其次折射预算公开制度、财务制度等监督乏力。《会计法》明确规定,会计科目要如实反映单位的经营管理活动。经办者明明知道这不符合规定,却依然如实报销,从而给以公务活动为名,行贪腐之实的官员打开方便之门。

    据报道,在此之前,曹淑杰做美容的会所已经出现在多起贪腐案件中,涉及多名落马女官员,而曹淑杰在案证据显示,一般会务承办人在给各司局会务做预算时会多做出一些天数和人数,后者的财务就会多付中心一些会议费,事后再找点餐票、住宿费或者办公用品的发票来平账。也就是说这是心照不宣、习以为常的潜规则。有关部门不妨深挖一下:美容会所通过何种手段拿到正规发票?滥开发票且数额巨大为何长期无人发觉?若非他人举报,美容费变办公费还要隐藏到何时?还有多少三公费用在“美容”或已经改容换貌,悄然“洗白”?

    一个女官员就报销13万美容费,更不容小觑的是“美容费”背后的制度漏洞。习总书记指出,公款姓公,一分一厘都不能乱花;公权为民,一丝一毫都不能私用,可谓一语中的。切中要害。严格报销程序,加强发票管理,规范公务开支,正确使用会计科目,落实财政纪律,只有建立起三公经费“明细账”“公开帐”,建立健全监督机制,把权力关进制度的铁笼里,才能管住表面光鲜、实际丑陋、违反党纪国法和民意的“黑手”。

编辑:范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