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曼德拉,也要纪念德克勒克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2-18 18:05:28进入社区来源:大洋网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来自世界各国的100多名政府领导人参加了12月10日在南非举行的曼德拉追悼会,世界各国公众纪念曼德拉是因为他倡导的非暴力抵抗行动终结了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进而在南非实现了自由、平等和民主。曼德拉当然值得纪念,但是在任期内实现和解的南非总统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同样值得纪念。

    纪念曼德拉很大程度上是人们基于对人人生而平等、自由民主等价值观的天然接受、认同和肯定,不过,纪念德克勒克除了同样是基于这些理由外,还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更为长远的眼光,因为德克勒克所代表的白人集团是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始作俑者,也是压迫者。世人,尤其是作为被压迫者的黑人更容易看到的是他们的错误和罪行。

    德克勒克与曼德拉共同埋葬了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而埋葬这一制度的根源在于,他们都有共同的信念:只有非暴力革命、政治上的妥协和不同人群的宽容和理解,才能产生一个新南非。

    不过,德克勒克最值得纪念的是他与曼德拉的不同。在废除种族隔离的斗争中,曼德拉需要的是坚忍和顽强,这固然可贵,但德克勒克需要做到的是放弃,这比曼德拉的坚忍更为困难。

    对于德克勒克来说,放弃权力也意味着放弃南非白人所拥有的至高无上地位、优渥生活和巨额财富。在南非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并建立民主选举制度之后,数十万白人移民他乡,说明他们不仅永远放弃在这个国家的权力和利益,也放弃了他们的故乡。而且,德克勒克的放弃还伴随他所代表的白人集团深深的恐惧,他们可能会遭到清算,为他们过去所犯的错误和罪行。

    但是,德克勒克并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当然,德克勒克的改革也源自他从担任总统就十分清楚地意识到的一点,镇压黑人的成本远远高于改革成本。如果没有德克勒克,南非可能不会迅速废除种族隔离,至少种族隔离和民主自由的进程会推迟许多年。这在德克勒克于1989年9月14日担任总统后采取的一系列极具勇气和魄力的举措中体现出来。

    德克勒克上任伊始,便宣布允许在全国各地举行反对种族主义政权的和平集会。1990年2月2日,德克勒克在南非议会开幕讲话中宣布解除对非洲人国民大会、南非共产党等33个反种族主义统治政党和组织的禁令,同时宣布释放入狱达27年的曼德拉及其他政治犯。为了制定新宪法,德克勒克与南非四大种族(白人、黑人、有色人种、印度人)领袖举行会谈。1991年,德克勒克还宣布废除《土地法》、《集团住区法》等名目繁多的种族隔离法律,拆毁了南非种族隔离的法律支柱。

    幸运的是,德克勒克并非一人在战斗。他的改革政策于1992年进行全国投票,结果69%的白人赞成他的改革政策。对于白人的醒悟,生于南非长于南非的著名记者、作家阿里斯特·斯帕克斯在其解释和分析种族隔离制度兴起和衰亡的著作《南非的心灵》中做了中肯的评价:南非白人并非恶魔,他们只是曾一度一叶遮目而已。

    白人的醒悟也得到曼德拉的理解,后者称赞德克勒克“有勇气承认,种族隔离制度给我们的国家和人民造成了可怕的错误,并且有必要的远见来理解并接受这一点,即所有南非人必须通过协商来共同决定他们的未来”。

    1994年4月南非举行大选,非国大获胜,曼德拉当选总统,德克勒克出任民族团结政府第二副总统。尤其重要的是,这一转型和政权变化没有产生大规模流血冲突,这在历史上寥寥无几。

    今天,我们纪念曼德拉,也要纪念德克勒克。有了曼德拉和德克勒克,才会让压迫者与被压迫者同样获得解放。(作者系北京学者)

编辑:韩焕玉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