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辜负“雾霾的幽默”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2-13 10:42:4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狂飞

  “对于他们而言,就近在立交下,涵洞中、井下寻得一个避风挡雨的栖身之所,反而是一种更好的选择。所以,仅从救助着眼,救助体系应该减少伴随帮助而生的细节性限制。”

    一

    这一周,曼德拉的去世引发网友悼念热潮。

    然而,在全世界对曼德拉一片赞扬的时候,凤凰网却做了一期独家策划《重读曼德拉:和解有功 治国无能》,“基尼系数世界第一,贫富差距悬殊;暴力犯罪肆虐,强奸发案率世界最高;贪污腐败横行,利益集团肆无忌惮;高等教育人群纷纷移民,各种族精英都想逃离……是的,这就是非国大执政19年后的南非现状。时至今日,每当南非遇到困境,善良的民众总是怀念提倡和解、强调宽容的领袖曼德拉。但让人不得不面对的事实是,今日的种种困境,正是由19年前,伟大的曼德拉带领非国大执政制定的治国政策种下根由”。

    对此,网友“童大焕”分析说:“其实这个问题非常容易解释:民主必须牢牢扎根在自由的基础上,平等也只能追求机会平等而不是结果平等。在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中,不管是人种还是阶级、贫富的划分,都不可能催生出真正的和解与平等,反而种下的是仇恨与撕裂。因此,民主如果不建立在确保公民财产自由的基础上,貌似再伟大的建筑,都不过是海市蜃楼、沙上建塔。”

    网友“杨恒均”也说:“真正的民主转型绝不是某人或者某种族或族群夺取政权就完事了的,而必须是要让民主的价值理念深入民心,让民主政治能够促进经济发展与社会和谐,真正保障所有人的人权。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南非还是印度,出了世界上最伟大的民族英雄与和平转型楷模,只不过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

    二

    确实,在政治之外,我们还有很多社会问题要解决。王秀青和多名打工、拾荒者常年在热力井下居住。媒体关注后,井下老人被接回河南老家,王秀青则成为北京城市学院后勤员工,每月可获得2600元工资和1000元困难补助。

    可王秀青的幸运可以复制吗?

    在“媒治”之外,我们还需要寻找更具普遍性的制度解决方式。央视《新闻1+1》谈到了山西的1元公寓,如果各地政府能像山西学习自然是好事,但开辟“贫民窟”恐怕也是当务之急。

    专栏作家“刘远举”分析说:“在报道中,不管是全姓老太在三里屯捡废品,还是王秀青擦车,都离不开繁华的市区。如果收容所在郊区,那么,每天往返既需路费,也费时间。即便就在市区,进到救助站之后,拍照、填表、登记、晚上不关灯、随时被监看,甚至也仍存在一些强制送回的现象。虽然这些技术性的环节防止了福利被滥用,保证了救助站内的安全,但这些细节限制、侵犯了流浪者的人身权,不但吃饱、睡暖的门槛变高了,更关键的是,‘来去自由’的原则也在某种程度上打折,进而损害王秀青们在城市中的收入。

    “于是,对于他们而言,就近在立交下,涵洞中、井下寻得一个避风挡雨的栖身之所,反而是一种更好的选择。所以,仅从救助着眼,救助体系应该减少伴随帮助而生的细节性限制。如国外民间救助,并没有一系列查证身份、限制行为,而更低的门槛、更少的限制反而使善举更易惠及流浪者。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紧靠市区、只管温饱、来去自由’,只有这样的救助制度才会成为王秀青们真正愿意去的救助站。

    “但是,真的做到这一点之后,又会发生什么呢?流浪者群体并不天然具有道德,往往好逸恶劳、不愿工作、主动选择流浪、即使谨小慎微,生活水平、文化素质的差异也会扰乱居住地周边环境,也常涉及酗酒涉毒、小偷小摸。当他们每日早出晚归,聚集在分布于市区的救助点之后,从周边社区的市容到实际可能出现的治安问题,很难避免对周围居民的生活形成侵扰,引发邻避效应。而且,更人性的救助系统显然会极大地改善流浪者的生存状况,吸引、刺激类似流浪者的数量增加。

    “说得直白一些,这些毫无强制,只提供温饱的救助点必将成为事实上的官办贫民窟。这既是经济的必然,也是权利的;既是民主国家的实际情况,也是逻辑推导的结论。但是,北京,乃至中国的任何一座城市做好了这个准备吗?”

编辑:韩焕玉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