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罚单”是懒惰且低效的做法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2-11 12:06:3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雾霾盘踞不去,激发了两种倾向:一种是“讳疾忌医、自欺欺人”。新鲜例证即是日前某网媒发表一篇奇文,宣称“雾霾带来五大意外收获”,让人更团结、更平等、更清醒、更幽默、长知识。如此奇崛文论,所达到的胡言乱语的程度,令人拍案叫绝。能在雾霾中萃取“喜大普奔”正能量,绝非常人所能为。

    另外一种就是“病急乱投医”,例证来自深陷雾霾中的东北某省。该省首次给8个城市开出“雾霾罚单”,罚缴总计5420万元。

    该省开出“雾霾罚单”的本义,也许是给地方政府施加环保压力,同时亦通过这种方式为治理雾霾筹集资金。但细究之下,则不免令人心生惶恐。事实上,所谓“雾霾罚单”根本经不起推敲,对地方政府进行罚款,归根到底是对老百姓进行罚款,而老百姓一面“厚德载雾、自强不吸”,一面却又得接受罚款,这到底是哪家的道理?!

    谁污染谁埋单,这是常识、亦是正理。如果真的要罚,那就应该在严格区分的基础上,对那些工农业污染源、交通运输污染源以及生活污染源亮剑,而不是笼而统之、大而化之地对政府进行罚款。政府的收入来自于纳税人的税收,罚政府等于间接罚纳税人,即对雾霾受害者进行“双重伤害”,断不能让人接受。

    事实上,无论从逻辑上还是从行政伦理上看,政府对于雾霾的责任,可以是政治责任、法律责任、道义责任或者社会责任,却永远不能是经济责任。一个并不高深的道理是,政府是公共机构,它所支配的钱是公帑,也即人民的财富。如果政府罚政府成立的话,那就等于仆人任意处置主人的财富,这显然是荒谬的。

    政府对雾霾处置不力,上级政府可以对地方官员进行行政问责,党政领导或引咎辞职,甚至被撤职,我们都非常欢迎并乐见其成;也可以根据《环境保护法》、《大气污染防治法》以及其他法律法规追究政府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对那些玩忽职守、造成重大环境损失者应采取必要的法律措施。当然,老百姓亦应成为追责的主体,把民众口碑植入政府考核体系,让处置雾霾不力的政府承担具有实质性节制力的道义责任。

    然而,该省对政府雾霾责任的理解却只停留在罚款层面,而且似乎并不认为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对此,我们必须直言不讳地说,该省的此番做法既不具合法性,也不具道义性,几乎就是公开的行政乱罚款。根据公共财政学的基本原则,政府与政府之间的资金关系,只能是财政转移支付的关系,政府对政府进行罚款,逻辑上简直就是莫名其妙,让人笑话。

    省级政府对地级政府进行罚款,后者不会有任何痛感。只会激发一个可笑的多米诺骨牌:地级政府罚县级政府、县级政府罚乡镇政府,总之就是一个罚款的恶性循环,最终受损失的还是“同服雾、共命运”的老百姓。罚来罚去,该罚的被轻轻放过;不该罚的却镣铐加身,公平正义何在?而且,在“雾霾越重、罚款越多”的逻辑之下,试问治理雾霾的动力又在哪里?

    当然,我们充分理解该省对于雾霾的深切忧虑,只是治病开错了药方,板子打错了地方。治理雾霾,罚款是最懒惰也最无效的做法,根本之道还在于追究领导责任,在政绩考核上见真章。只有如此,地方党政才有动力去治理雾霾,真正关心百姓的呼吸与口碑。(都市时报社论)

编辑:韩焕玉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