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杀亲子”何以会发生?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2-10 11:54:05进入社区来源:华声在线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11月20日,河南省鹿邑县法院,武文英涉嫌故意杀人被审。去年2月,她把农药瓶递给脑瘫双胞胎儿子,致二子死亡,那一年他们刚好20岁。20年来,武文英因对两个患病儿子的不辍照料,屡受当地媒体报道。她对媒体说,只要我活一天,就会照顾他们一天。但这承诺只坚持了1个多月,在一种莫名情绪的驱使下,她决定让孩子死去。

长期辛劳,46岁的武文英早已满头白发。河南《周口晚报》图片

  “毒杀亲子”何以会发生?

    文/苑广阔

    “毒杀亲子”是一出人伦悲剧,但更是一起社会悲剧。对这个已经陷入绝境的家庭来说,向社会和政府救助,几乎是他们唯一的出路,但是即便他们的故事三次获得媒体的报道,最终也没有走进当地部分相关部门的救助体系之内,最终屡屡错过了由政府主导的救助机会。事后,当地残联和民政部门都给出了自己的理由,比如对武文英的家庭情况不了解,对脑瘫双胞胎的信息不掌握等等。这也许是实情,但难道不是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农村落后地区对残疾人,对农村困难家庭、弱势群体救助渠道的狭窄与不力吗?文/苑广阔

    分析

    母亲毒杀脑瘫儿,救助失灵的悲剧

    法律当然要对一个毒杀儿子的母亲做出公正的判决,但是,这不仅仅是武文英一个人的责任,也是一个社会救助体系失灵的悲剧。

    从报道可以看到,武文英家庭非常困难,但却很少得到社会救助体系的眷顾。他们曾找过村大队,可没人管。三年前,河南省计划为贫困脑瘫儿童实施康复训练,双胞胎兄弟俩当时在救助范围之列,但他们俩的信息,不在当地残联的残疾人系统中。

    现在,无论是从国家还是到地方,对残疾人群体都有一定的保障和救助,但是,相关机制面对武文英这样的家庭,往往出现失灵。他们本身没有知识、文化,不知道有什么救济渠道,而相关社会救助机制又毛细血管不发达,深入不到乡村。以至于,这个家庭能享受到的公共救济,只有每月共60元的低保,这可谓杯水车薪。

    像武文英这样的家庭,理应得到更加充分的救助。从家庭经济到看护脑瘫双胞胎,都应该得到公益组织的帮助。如果有医疗和康复计划,那就更好了。以现在的救助机制能力,这并非不能办到,但对武文英一家来说,却又遥不可及。

    从这个悲剧事件,我们需要看到社会救助体系的不足。一个无可回避的事实是,我们往往能为一些被舆论关注的个案提供救济,更普惠性,深入到社会所有末端的救助,仍然存在严重的能力缺陷。文/于德清

    支招

    如何杜绝“慈母”杀子的悲剧重演

    应该说,之所以会有这个惨痛的结局,任何一方都难逃其责,任何解释都不过是卸责的借口而已。从当地政府的角度来看,尤其是作为乡镇干部和村干部,对于摸排、掌握群众的生活状况是其基本的职责;从救助单位的角度看,武文英向媒体求助前,民政部门完全可以用什么不知道,但媒体介入报道后,为何也见不到其有所作为。

    同样,悲剧的发生与这个愚昧的家也有着莫大的关系。其一,作为成年人,遇到事情不是想去怎么解决,而是动不动就借助极端手段,20年前如此,20年后依然如此,以至于不断酿造悲剧。其二,作为父亲,没给瘫痪的儿子主动上户口,可以说是造成救助失位的主要原因之一,如果说是不知道,后来的儿女都能够上好户口如何解释?

    从情感上来说,谁也无权去斥责这个20年来饱尝各种辛酸的家庭,尤其是付出无数心血的母亲。但是,从法律的角度看,任何人都无权剥夺别人的生命,哪怕是生命的给予者——父母。

    面对这个悲惨的个案,作为旁观者,比气愤更重要的是,要学会如何帮助此类的家庭,如何帮助这样的群体,从而杜绝悲剧再次上演。

编辑:韩焕玉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