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没资格笑别人土豪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1-04 09:21:40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公众热议俄罗斯的“免费医疗”,并非因为大家都天真到认为看病不需要自己掏一分钱。人们所认可的“免费”乃是一种相对的免费,即国家能够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合理分配医疗资源,从而保障所有国民都能看得起病。但即便是离这样的要求,我们都还有差距。

    近期,“俄罗斯免费医疗”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国家卫生计生委体制改革司司长梁万年指出,在医疗卫生服务上,没有一个国家是完全免费的。即便有个别国家推行所谓的“免费医疗”,也不是全部免费,而是有限定的项目和类别的。医疗服务全免费,不仅不符合医疗卫生规律,而且会造成医疗资源浪费。(《人民日报》11月3日)

    从个人的角度而言,人们当然希望获得更多更好的公共服务,但从国家的角度而言,公共服务的供给,并不是越多越好。当下不少欧洲国家因为实行高福利政策,而导致巨额财政赤字,国家因此陷入经济发展缓慢,甚至濒临破产的境地,即是明证。以医疗服务为例,一旦实行免费政策,可以想象的结果就是,医院将人满为患,真正有需求的人反而得不到及时的救治,整个医疗秩序有可能处于一片混乱之中。这和当年“吃大锅饭”本质上是一个道理。

    理论上说,“完全免费医疗将导致巨大浪费”是一句正确得不能再正确的话,然而也正因为太过正确,这句话总给人一种凌空蹈虚的感觉。显而易见的是,公众热议俄罗斯的“免费医疗”,并非因为大家都天真到认为看病不需要自己掏一分钱,想怎么看就怎么看。人们所认可的“免费”乃是一种相对的免费,即国家能够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合理分配医疗资源,从而保障所有国民都能看得起病。但即便是离这样的要求,我们都还有差距。在这个意义上,所谓“完全免费医疗将导致巨大浪费”显然只是自设议题,并没有与公众的诉求接轨。

    谁也无法否认,近年来我国医疗服务体系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医疗卫生支出中政府支出在增加,个人支出在减少,尤其是,医保覆盖了95%的居民。但要看到,由于历史欠账太多,更由于我国人口基数庞大,这些成绩与公众的诉求仍有差距。政府对卫生事业的支出在增加不假,但正如前总理温家宝所说,“再大的数字,除以13亿就变得很小”,国家对医疗投入的增加还满足不了公众的需求。虽然医保即将实现全覆盖,但我们的医保水平依然很低,尤其是在大病医保这方面,更是捉襟见肘。

    世卫组织西太平洋区域办事处卫生系统发展负责人林光汶认为,评价一国的医疗体系的绩效主要从三个方面,即能不能保证任何人都能享受到平等的服务;提供的医疗服务是否满足大家的需求;医疗保险的筹资与分配是否公平。

    在谈论医疗服务这个公共议题时,认清自己的现状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前提。我们的医疗现实就是,经过一轮又一轮的医改之后,仍有不少民众认为“医改并不成功”,“看病难看病贵”。与此同时,医患矛盾仍在加剧,暴力冲突不断,“小病拖大病捱”对部分贫困人群而言依旧一种常态,不少中产家庭都面临着“困病致贫”的风险,而像“自锯病腿”之类的极端案例也并不鲜见。在这样的语境下,一本正经地谈论什么“没有一个国家是完全免费的”、“免费医疗将导致巨大浪费”,是不合时宜的。我们还没资格笑别人土豪。(春城晚报 本报评论员 吴龙贵)

编辑:韩焕玉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