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颖:“火把照我去上学”太过辛酸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1-01 11:09:25进入社区来源:新京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据报道,彭水羊头铺区的一群孩子,每天上学的必经之路,是一条长约10公里,没有灯光,中途还有坡度接近90度,落差200米,最窄处只有10厘米的陡峭悬崖,和四五条没有桥的小溪。孩子们每天早晨5时30分打着火把出门,走两三个小时才能到达学校。

    跋山涉水、攀爬悬崖,在许多人看来,是锻炼身体的户外运动。可对彭水这群孩子来说,这条上学路,却太艰险。这超出了他们所能承受的出行难度,这太辛酸。

    近年来媒体报道的划竹筏上学、走天梯读书,以及本文前述的彭水孩子们的艰难求学之路,都有以上几个方面的原因。既有特殊的地理环境因素,也有中心小学不具备寄宿条件甚至连烤鞋的炭火都无法提供的经济因素,还有由于并校政策执行得过于机械和一刀切等因素。

    这些困难,有些是物力所不逮或一时难以根决的,如改变当地大的经济和教育环境;也有属于意识不到的,比如,为部分过远的学生提供寄宿,或在上学路上架简易的桥梁或搭建安全防护设施,甚至提供可照明的工具。这并不是难事,关键是想得到与做得到的问题。

    应看到,近些年,教育部门在教育关注度、资金投入上,确有提升。针对某些地方孩子上学远的问题,国务院办公厅还曾发布意见,强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要保障学生就近上学的需要。但部分落后山区的孩子上学远难题,仍未解决。

    希望当地有关部门在媒体报道之后,能够果断做出些措施,来慰藉人心。让更多的人都来关注留守儿童的上学路,因为他们的命运,与我们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

    □曾颖(媒体人)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