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让政治吞噬生活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10-24 11:00:15进入社区来源:南方都市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金庸小说《笑傲江湖》里有段让人印象深刻的情节:五岳剑派等正派和魔教势不两立,但衡山派高手刘正风却和魔教长老曲洋交上了朋友。为了避祸,刘正风要金盆洗手,谁料嵩山派杀上门去,不许他洗手。参加典礼的有好多正派高手,他们开始挺同情刘正风,可等嵩山派宣布刘正风结交魔教长老后,形势立刻起了变化。几个掌门都划清界限,站到刘正风对立面。岳不群还讲了一番大道理规劝刘正风:“古人大义灭亲,亲尚可灭,何况这种算不得朋友的大魔头、大奸贼?”然后大家就坐视刘正风被阖门屠戮。

    我提到这个故事,是因为最近网上发生一件事情,虽说是茶杯里的风波,不过仔细看来倒像是刘正风事件的亲民精简版。陈有西在网上颇有名气,曾担任李庄案和夏俊峰案的辩护律师。要是按现在网上的阵营划分,他属于“公知”中的名流。他前些天就惹上了麻烦,起因是司马南在微博上贴出了一张他和陈有西的合影照。

    许多著名自由主义者对陈有西大加讥讽,更多的粉丝则表示失望,宣布取消对陈有西的关注。陈有西有点虚弱地为自己辩护,说两人并非朋友,只是在酒桌上碰了一面,觉得他“谈吐得体随和,不像网上面目可憎”,所以偶然拍了个合影,岂有他哉。他还劝自由主义者阵营不要“内讧”。但很多粉丝根本不吃这一套,有的说“就算司马南给我下跪,我也不会和他合影!在大是大非上,必须有明确的立场和态度。”“人家章立凡就曾拒绝和司马南握手合影,而陈有西却做出这种事来!”

    陈有西“和大魔头、大奸贼交接”,成了一个灰溜溜的叛徒。当然也有许多人支持陈有西,但质问他的浪潮还是一阵高过一阵,陈有西不得不宣布暂时休博。

    值得注意的是,司马南的支持者没有跳出来指责司马南结交五岳剑派匪类,应该向我们日月神教有个交代。这倒不是因为他们比较克制,而是有现实中的原因。一个是因为陈有西在他们眼里,也就是个“著名公知”,最多是魔头之一,尚不算自由派“大魔头”。

    陈有西还不是司马南的朋友,只是合了张影,只说了句司马南看着尚属“得体随和”,就被这么多人口诛笔伐。如果他真和刘正风一样,结交了对方阵营的“大魔头”,又当如何?当然我举刘正风和曲洋的例子,肯定有很多自由主义者不赞同:曲洋人品还是好的,但是司马南人品是什么样?两者焉能相提并论?话是这么说,但在《笑傲江湖》里的五岳剑派看来,何尝不是“曲洋这等大魔头,口蜜腹剑,哪有人品可言?”

    如果一个声称信奉自由主义的人,要求我和某个“大魔头”划清界限,否则自己就要和我划清界限,那我就会认为:这些人和他们所反对的事物,其实在精神上分享着某种共同的东西。

    生活是复杂的,政治只是其中的一维,它应该为生活而战,却不应该吞噬生活。米兰·昆德拉在小说里讲过一个故事:1968年,苏联人的坦克开进捷克了,母亲还在关心果园里的梨子没人管了,儿子批评她,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关心梨?时隔多年后儿子发现,曾经的政治争斗消逝了,但母亲的梨子却长存于大地。“实际上妈妈是对的:坦克是易朽的,梨子是永恒的。”昆德拉并不是说大家应该忘掉入侵,提起铁锹直奔果园。他只是在重述一个简单的道理:政治的目的是为了生活这个梨子。无论争斗如何激烈,我们都不应该忘记梨子本身。

    政治观点完全不同的人,可以谈谈《小时代》拍的是真烂还是假烂;《小时代》谈不来的人,可以谈谈天后离婚该怪李亚鹏还是该怪王菲;天后离婚谈不来的人,可以谈谈豆腐脑是该放盐还是该放糖。每个环节都可能成为人与人交往的纽带,使他们产生合影的冲动。我觉得这才是一种正常的社会生活。当然我们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把生活脱水成政治本身,把人群按政治态度分裂成几个阵营。阵营之间就像老子所描述的小国寡民,只能听到对方那里传来让人厌恶的鸡鸣狗吠,却老死不相往来。

    政治话题可能本身就容易引发憎恨。以前就有人发现过,色情论坛的网站往往一片祥和之声:“谢谢楼主”、“楼主好人一生平安”,而一到政治社会论坛,就像进了大兴野生动物园,到处是咆哮撕咬。但是无论如何,政治的本质就是各种力量的博弈妥协,社会的本质就是各种人群的彼此共存,如果我们连一张合影都容忍不了,未来又如何在争论之后去妥协,在愤怒之后去共存?(南方都市报 作者押沙龙)

编辑:韩焕玉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