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官方失明比山寨博物馆更堪追问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7-10 21:36:43进入社区来源:广州日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禾刀

    8日,作家马伯庸一篇题为《少年Ma的奇幻历史漂流之旅》的博文,让河北冀宝斋博物馆火了:馆中年代穿越、造型奇异的藏品,让网友连连惊奇,大呼“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记者发现,这个号称投资5400万元的村办博物馆还是国家3A级景区、衡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省级科普基地。

    毫无疑问,本条新闻足以滑天下之大稽。从马伯庸披露的几件“藏品”,以及二铺村村支书王宗泉毫无技术含量的解释来看,这近四万件藏品没有几件“干货”。也难怪曾有专家质疑该博物馆是“低仿假货集中营”。假货公然登上博物馆的严肃“庙堂”,对于大把砸钱建博物馆的二铺村而言,自然是“名利双收”。对于文物保护而言,则是滥竽充数。对于参观者特别是那些各种名头裹挟而来的学生而言,则是纯粹的欺骗和误人子弟。

    在许多地方大搞博物馆经济的当下,二铺村凭借一双市场“慧眼”,早早地搭上了这趟“投资性拉动”的快班车。显而易见的是,二铺村的这个博物馆从一开始就不避假、冒、伪、劣,所以在很短时间内实现藏品近四万件。按理讲,这样一个丑态百出的博物馆,至少不可能在博物馆界有任何生存的空间,更不可能成为当地所谓的旅游胜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我们不能不问,二铺村的这个山寨博物馆到底凭借哪些资格,到底有哪些能量,成功获得这众多名衔?众多公权部门不惜耗损公信力,争捧二铺村的“臭脚”,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众所周知,收藏文物严肃得近乎苛刻,这注定其准入门槛非常高,专业性非常强,同时也表明投资非常大,软硬件要求非常高。当然,这并非否定民间不可以有博物馆。事实上,现实生活中确实活跃着一个以收藏各色文物为快的特殊群体,许多人的藏品十分珍稀,曾令人侧目。这也并非就可断言,民间收藏家手里就没有假冒伪劣的藏品,在这个鱼龙混杂的行业,专家鉴定“失手”现象亦不鲜见。某电视台的一档“鉴宝”节目就曾遭到专家们的群体质疑。

    民间收藏充其量只是局限于个人自娱自乐性质的“玩票”,二铺村的这个博物馆明显不同,一方面打着民间收藏的旗号,另一方面又取得许多名衔,表明公权部门对这一充斥山寨藏品的所谓博物馆的公开认定,也表明这个山寨博物馆由此取得了一定意义的“官方身份”。可以肯定的是,当山寨博物馆误导他人的同时,那些赋予山寨博物馆以“官方身份”的部门,其实也扮演了一定程度的“帮凶”角色。

    简而言之,对于二铺村这个“李鬼”式的山寨博物馆当然要打,但“李鬼”是如何贴上公信力的标签却不能不问,权力失守往往是社会失信的前奏。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