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3-07-07 10:58:4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我是一名80后,出生在西部一个小城市。因为从小受到地摊文学和杂志的影响,年少时也一直觉得我们国家体制有问题,经济不自由。因此成年之后我在互联网上一直很活跃,经常批判政府。2006年时我还被腾讯专题选为十大知名网络人士,排位仅次于韩寒和徐静蕾。如果不是一些极其偶然的机会,我也许不会清醒过来。

    2007年我偶然读到了一个报道,大致是这样写的:“王小波和李银河一直在吹捧美国,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弟弟就是在美国街头被人刺死的,监控显示他临死前挣扎了很久,这段时间路过的车辆和人很多,但没有人停下来帮助他。”这段文字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开始隐约感觉“外国的月亮并不圆”,开始反思一些东西。

    2008年,我开始阅读《资治通鉴》、《欧洲史》、《联邦论》等一系列书籍,越仔细研读这些我就越觉清醒,直到最后当我看到杂志和报纸上的文章以及“畅销书”里的内容都会忍不住想笑的时候,我明白我的世界观形成了。

    眼见身边的人一个个逐渐被微博催眠、被杂志报纸和畅销书侵蚀,一个个渐渐滑向是非不明、黑白不分的深渊时,我不得不忧心忡忡。因为这个世界是前辈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我们的。所以我们这代人怎么想,很重要。尤其是我们这代人里的精英,掌握资金、技术、科技以及管理技能的人怎么想,对子孙后代很重要,因为这个世界的重担终有一天会落在我们这代人身上。如果我们这代人都被催眠了,只剩极少数人醒着的话,那么我们怎么守护得了身边的一切?

    每当发生恶性案件,都会有人通过互联网无限放大,说成“体制问题、社会逼的、专政”。案件刚发生,就有各种造谣指责政府遮掩、说政府替凶手脱罪;案件侦查刚一结束就出现各种质疑,不管抓的是谁,都说是政府找的替罪羊。次次都这样,有意思吗?

    中国,就像一个饱受指责但自强不息的农村孩子,他通过自己的努力一点一滴地改变着人们对他的印象。一开始人们嫌他土、脏、穷,他自己也因此自卑过、犹豫过、哭过、闹过、愤怒过,但最后他安静下来,埋头做自己的事,不再关心别人说什么。60年弹指一挥间,中国人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有许多和我一样的农村娃都变成了城市新青年。这种巨变就已知的人类历史而言,绝无仅有。如果这还不能证明我们的政治体制优秀,还不能证明我们的民族优秀,那请问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去信仰?

    朋友,能望远的人才能登高。生活需要我们抬起头来做人,而不是鼠目寸光地只盯着一处肮脏。我们都有幸生活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我们都在目睹这一次翻天覆地的变革,我们正在经历着这场东方文明对西方霸权的逆袭。这个特殊的时代赋予了我们必须完成的特殊使命:那就是为我们这个饱受了百年污蔑的民族和国家正本清源。我的朋友,请不要辜负了这个时代,不要让子孙后代责怪我们今天的愚钝。(作者是作家、时评人)

编辑:韩焕玉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