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江艳照门”事件中的性、权力与道德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2-08-18 10:59:40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张若渔(华中科技大学新闻学博士 资深时事评论员)

    此次艳照门事件,看点多多,发人深省处更是淋漓可见。其中糅合着官员的权力、传播的权利、大众的道德、看客的起哄、法律的禁忌与突围,以及当事人的羞耻与遗恨,是我们观照社会、体认世风民情的又一经典案例。

    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万物源于性,万事归于性。性,支配了人类的一切潜在活动和显在活动。中国古人也讲,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所谓“食色,性也。”毋宁说,人类就是一种以性为本质的存在。但,性在人类社会早已不是一种赤裸裸的欲望,它被文明塑造和节制,变成了一种建基于道德和法律之上的文明的性。

    今时今日的中国社会,传统社会模式濒于瓦解,但全新的社会模型却尚未建立起来,转型期带来了社会意识形态的迷惘。表现于人们的性态度上,就是“性解放”的意识空前强烈,性行为的边界模糊,亦无力为性冲动制订伦理准则。尤其当性与权力结合的时候,性本身所具有的社会学意义达到了巅峰或者癫狂状态。

    涉及官员的桃色丑闻,总是能吸引人们迷离而凌乱的目光。最新的案例是“庐江艳照门”:从8月8日开始,一组令人瞠目结舌的艳照,开始在网络上疯传,其中一名男性被臆测为庐江县委书记王民生。但庐江县有关部门以及王民生本人,迅速否认此照片的真实性,而且认为是PS过的恶意栽赃,或与“本县正办理的一桩腐败案件有关”。

    事实上,后续的调查表明,这组激情四射的艳照,并没有经过任何的篡改。它其实是一桩原汁原味的“换妻”游戏。只是,庐江县委书记王民生,或的确是躺着中枪了,他只是和其中的一个男主角“长得比较像”而已。至于他为什么会被人“栽赃”,目前还不得而知。也许是有预谋的“恶意栽赃”,也许就是一番恶搞。但无论是什么,问题的重点是,为什么照片一经发布,人们无不信以为真,纷纷指斥官员的败德丑行,而不问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至今都没有证据表明,王民生与这组艳照有涉。艳照中的三男三女,目前只有一男一女的真实身份大白于天下,他们是安徽合肥学院团委副书记汪昱及其当高中教师的妻子,目前二人均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身为教育工作者的夫妻二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无处逃遁于众人的指责,落得身败名裂的可悲下场。而其余两男一女的身份,仍有待澄清。当然,也许永远都无法澄清了。

    此次艳照门事件,看点多多,发人深省处更是淋漓可见。其中糅合着官员的权力、传播的权利、大众的道德、看客的起哄、法律的禁忌与突围,以及当事人的羞耻与遗恨,是我们观照社会、体认世风民情的又一经典案例。

    从道德方面说,此次事件划分为两种道德:一是当事人的道德;二是传播者的道德。而这两种道德,无论哪一种其实都并非如想象的那样黑白立判、是非分明,它们内在都非常复杂纠结,是是非非绞缠在一起,根本无法清晰地切割。就前者而论,当事人的性放纵行为自然不为主流价值观所认同,恐怕连当事人也不会对自己的行为持正面评价。但问题在于,如果此事不涉及官员的腐化堕落,而只是小市民的低级趣味,那么事情纵然再猥琐、再下流,也只局限于个人私德领域,事情的性质是否真的就是极尽恶劣和难以饶恕的呢?

    就后者来说,传播者在事情的真实性还未得到证实的情况下,就在微博、论坛等公共空间肆意传播,无论如何肯定是大为不妥的。网上甚至发起了轰轰烈烈的“人肉搜索”活动,对于其中的当事人的身份进行毫无切实证据的猜测和攻击,这就已然丧失了应有的传播和评价边界。这一切都是以“打击贪官”的宏伟名义进行的。在这个高尚的目标之下,似乎所有的手段都变得合理和合法了。很少有人想到,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该怎么收场?如果未成年人看到这一组白花花、肢体横陈、动作火爆的照片,该对他们幼小的心灵造成怎样的冲击?

    人都是有羞耻感的,人总是这样,有能力做“坏事”,却没能力承担责任。就像照片中的这些人,他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羞耻感被雪藏了,但在事情败露之后,羞耻感却浮出人性的水面。这份羞耻感,其实更多的是指向家人、亲朋好友和整个的熟人社会。那么,我们是否就因为他们当初的“无耻”,而对他们现在的“知耻”而置若罔闻和冷嘲热讽呢?在人性深处的羞耻感和基本的生命尊严的意义上,我想文明社会应有足够的道义力量,去对这些“堕落”的人施以同情之理解。他们已经身败名裂,而我们所应做的是挽救这些堕落的灵魂,而非用吐沫淹死他们,然后还要踏上千万只脚以图后快。

    从法律上说,此事其实也有不同的理解维度。就当事人而言,无疑涉嫌聚众淫乱罪,无论这项罪名在目前法治氛围中多么令人反感。就以对汪昱夫妻的处理情况看,就连司法机构也似乎认为没有必要对二人提起公诉;以传播者而言,大肆传播未经谨慎处理的艳照,甚至发起“人肉搜索”活动,亦涉嫌侵犯当事人的隐私权和名誉权。当然,这也似乎根本没法追究,法不责众,难道这些灰头土脸的当事人还敢站出来起诉整个互联网?

    总之,这其实是一场足够怪异的公共事件。以公权力为表,以私权利为里,人们在监督公权的名义下,对个人私权进行窥探。或者说,公权力是导火索,私权利是炸药包。可以看出,无论如何,公权力都在此事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它甚至隐秘主导了事件的进程与结果。至今仍然有人相信,王民生与此事难脱干系,而不论多么缺乏证据。这种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推测公权力的群体心理,貌似不可理喻,但谁又能否认,它是具有多么深厚的社会基础?

    我们看多了官员的腐化堕落,尤其他们在性权利上对于这个社会伦理价值的伤害,到了击穿底线的地步。也正是因为如此,才给了民间社会“合理想象”的空间。倘若官风不正,理性而温柔的民风亦难涵养,社会陷入互相伤害的霍布斯迷津,在这场一地鸡毛的大混战中,我们都在苟延残喘。

编辑:韩焕玉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