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好才是真的好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2-01-10 10:20:40进入社区来源:钱江晚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王烨是山西省疾控中心人事科一名科员,去年7月从山西省中医学院本科毕业,当年10月到省疾控中心上班,然而,让人惊诧的是,她从5年前入读大学时,就每月领取由财政全额拨付的基础薪、生活补贴及住房公积金等,5年的学费亦由省疾控中心承担。网友给她算了一笔账,五年吃进10万元。你若问凭啥白吃?我告诉你,他有个好爹。其父现为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县委书记。

    也许你觉得把板子直接打在其父身上过于武断,但在你欲走近王烨时,你会发现权力设下的浓雾很难拔开。王烨2006年从忻州卫校中专护理专业毕业后进入忻州市卫生局,再由卫生局调入山西省疾控中心,先成为山西省疾控中心技术员,后去山西省中医学院脱产学习。但从记者调查看,王烨太过“谜”人。当年忻州卫校护理专业的班主任表示没有“王烨”这个人,但在毕业生信息登记表上,却又找到了了王烨这个名字,是手写添加上去的,没有毕业成绩。她到底是不是这里的学生,有没有中专毕业,这是一个谜。在忻州市卫生局,记者查阅人事调动档案,根本未见到王烨姓名及相关资料。王烨与该局有没有关系或是什么关系,这又是一个谜?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张杰敏说,“这个小孩(王烨)当初为什么出去学习,我不知道,但手续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我看过,我查过。”因何去学习都没搞清,这个张主任为什么就敢说没问题,这还是一个谜。2006年时任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的栗文元和书记高平友,一致否认识王烨,表示对王烨入职并不知情,原人事科科长贾某对此事亦闭口不提。新进一个事业编制人员,不是一件小事,两位主要领导竟然不知情,是真是假?人事科长又有何难言之隐?这更是一个谜。

    谜是人为制造的浮云,浮云是为了遮天。天都遮住了,还期望讲什么原则和公平?普通人家的孩子,是想通过读书改变命运,但十年寒窗之苦,不及有个好爹,这就是不公啊!因为有个好爹,是不是中专毕业都难说的王烨就能调入省疾控中心;因为有个好爹,王烨就可以“吃空饷”,拿着纳税人的钱去混文凭……因为有个好爹,所以就有人敢胆为王烨造假,不惜突破政策底线。忻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李忠说,一些人事调动可能名义上经过了卫生局,但实际卫生局只是负责在材料上盖章表示同意。你看,造假都明说了。不过,“造假”是有选择的。如果王烨的父亲是种地的,卫生局的名义能让她借用,能给她材料上盖章?造假是受权力指使的,而王父时任忻州代县长。

    王烨的路径是非常规的,一切为权力所导演。据报道,山西有关各方已对王烨“吃空饷”一事开展调查。若排除权力干扰,还原真相并不难。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张杰敏确认王烨2006年就入职该单位,但该中心人事科现任科长赵星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是“胡说”,但他又并不愿多做解释。很显然,他是掌握内情的,为何不愿多做解释,很可能是害怕得罪权力。

    从县里到省里,这条非常规路径拉得很长,需要打通众多关节,在县里,王父的权力是可以覆盖的,但到了省里,动用的可能不仅是关系了,这里面有没有用公利置换私利?有没有老板替他出头,以钱开道……此事谜团太多,不涉深水区,只能是越查越糊涂。(薛建国)

编辑:赵鹏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