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牛追悼会,谁的告别会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1-09-07 09:49:58进入社区来源: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朱慧卿 绘

  一段“奶牛追悼会”视频在网上异常热闹。在如亡人之灵棚大小的帐篷内,一头挂着“我被饿死了”白纸条的奶牛模型前,摆放着祭品、烧纸并点燃着2只白色蜡烛,左右是一对挽联,横联是“人牛情未了”。报道称,这是因为奶牛场遭到当地镇政府“强拆”封门,70多头奶牛被活活饿死。而2000年,河南省里给奶牛场230头奶牛下拨60万元扶持资金也被截留挪用。

  尽管镇政府辩解称,因为奶牛场常年拖欠收益金,最终才出此下策不顾奶牛死活。并且强制把奶牛场土地转让。双方的口水官司看来需要由法律断案。奶牛场如果违约自然由法律伺候,而政府断水断电饿死奶牛则属于“野蛮拆迁”,在争执没有了断之前,把土地转让更是有悖常理。至于截留挪用扶持资金则是严重违规。即使奶牛场欠债,也不能如此“乱作为”,拿国家扶持款出气。

  其实,奶牛吃不饱不是个案。用奶农的话说,如果中央是满月,到省里就剩半月了,再到市县里就剩月牙了,到了村里基本上除了黑暗什么都没了。“奶牛追悼会”实在是一场中国奶业之殇,中国奶农之殇。

  如果写一部《三聚氰胺三年祭》,这次的主题就是一出《人生告别会》。套用《非诚勿扰2》中那个桥段——怕死吗,香山,北海道奶牛问候你——怕,像走夜路,敲黑门,你不知道门后是五彩世界还是万丈深渊,怕一脚踏空,怕不是结束而是开始。自打三聚氰胺事件之后,奶农全线亏损一片凄惨,但他们更怕的就是一脚踏空。中央和农业部多次出台措施扶持奶农“少倒奶不杀牛”。仅2010年,国家安排5亿元专项资金用于奶牛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建设。但据媒体报道,“实际上能拿到这笔钱的养殖户非常少,要么是迟迟拿不到补贴款,要么拿到奶农手里的都比规定的额度少。”而在一些地方,政策的不稳定性也让养殖户心里没底。“这个领导说要大力扶持奶牛产业,给政策、给资金,大家热情马上被调动起来;换了个领导,又说要搞别的产业,政策、资金又没了,大家就被泼了冷水”。230头规模的奶牛场也不算小了,如此处境下,地方政府毫无怜悯之心,“腾笼换牛”,于人于牛、于情于理都让人心生唏嘘。

  这两年,奶农们常说,“都说这是个好行业、朝阳产业,但只怕很多奶农都等不到黎明了。”牛的墓志铭上可以写上:此牛乃饿死,以后终于可以吃饱了。但彼人呢?奶农失去了养奶牛的信心,中国奶业还有什么未来呢?(付瑞生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