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也可当农民工的代表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1-09-06 10:51:40进入社区来源:羊城晚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据本埠媒体报道称,在某个以“选民直接选举人大代表”为主题的专家学者座谈会上,有专家谈到代表的广泛性问题,并列举了农民工与媒体人的例子。他认为,不同的选民,不同的职业背景,每个人能调动的资源不同,比如媒体人在调动资源宣传上显然有优势,但并不说明他具有广泛代表性。

    相同的职业背景,无论是感同身受,还是切肤之痛,确实是能够更好为自身所在群体的利益鼓与呼。但是,为什么媒体人就不能当农民工的代表呢?设想一下,如果农民工手上真正握有选票,他们完全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那些真正愿意并能够维护他们权益的代表,这与代表的职业背景、出身完全无涉——无论他(她)是男性还是女性,是中共党员还是民主党派。

    在这里,有两点必须强调,对任何公民来说,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他的权利,以任何包括职业背景等理由将其在事实上虚置,都是违宪的行为;第二,代表的广泛性不在于代表的出身,而在于每一个群体都能按照自身的意愿选出能维护自己权益的代表。

    不难想象,每一个群体手中握有的选票,对任何有参政议政意愿的公民来说,都是不小的“诱惑”,为了吸引这些选票,他必然需要充分去调动手中的资源,去反映他们的诉求,维护他们的利益。试想,农民工们是愿意选择一名能够调动资源、具有丰富政治博弈经验的人来做自己的利益代表,还是选择一名丝毫没有公共政治生活经验的农民工呢?难道仅仅因为他(她)身上的农民工标签吗?

    不难发现,媒体人能够调动的所谓“资源”不外乎是微博、论坛等现代传播工具。毫无疑问,这些“资源”毫无特别之处,调动它们只是一个公民参政议政之热情的体现,它理当来自制度层的面宽容。

    有一个画面,注定成为经典载入历史。日前有一张照片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在一次表达诉求的集会上,有一位阿姨用纸巾在给一位维护秩序的警察抹去脸上的汗水。

    这也许只是极端的个案,这位阿姨刚好很幸运,碰到一个可亲可爱的警察——或许,年轻警察在那个时刻心里想到的,是母亲呵护儿子的一抹温柔。

    这张照片所呈现的震撼力量,在于它显示了一个激动人心的事实:公民理性表达诉求的背后,意味着公民身份的认同与成长以及公民意识的觉醒。

    毫无疑问,这个画面将与那些由普通公民参选以及公民手上那一张张选票一道,组成现代中国社会公民群体的形象。我们向这个群体形象致敬,他们将构成迈向真正民主社会的起点,并进入不朽的历史。广州将进入投票时间,走吧,投票去!(司徒望 资深媒体人)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