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城市的心里都住着一位值得追捧的快女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1-08-29 10:34:27进入社区来源:红网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王乃玲/图 来源:红网)

  8月23日,云南保山的部分市民收到政府发出的短信,号召市民为参加选秀节目《快乐女声》的保山籍选手段林希发短信投票;此前,共青团保山市委也曾要求团员积极参与投票活动。保山团市委回应称确有其事但非强制。保山政府官员则表示此举是为了对外宣传保山的形象。(8月26日《北京青年报》)  

  拍电影的李安说,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座断臂山。城市不好这口,直接化身为“快女”的粉丝,拉票煽情,一点不输于专业“水军”。云南保山很是真性情:不仅团市委祭出“特急文件”,市政府更以天女散花的短信鼓动市民——此般赤膊上阵的架势,本届“快女”的其它选手看到,估计也只有羡慕嫉妒恨了。  

  权力为“快女”吹号,一时间“悲哀”、“不靠谱”之说甚嚣尘上,这些无非是自认为站在了道德至高点上的批判,以为棍子打在“七寸”上,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罢了。一者,各地自产的大腕巨星很多,当然犯不着为“快女”而鼓呼,但这些“名人”在家乡的派头,即便没有“特急”文件开路,一样占据了不少公共资源,只不过大多是无限风光在“深闺”而已;二者,招商引资狂热,就算是招蜂引蝶,也得有个卖点或看点,“一座叫春的城市”有了、“私奔胜地”也出炉了,人家没有重蹈覆辙、人家正儿八经地以“土产快女”宣传本地形象,何错之有、何罪之有?其实,欠发达内陆城市要发展自己殊为不易,在这样一个竞争炽烈的时代,没有“秀点”搏出位的落寞,是发达地区是不能理解的痛楚。  

  这是一个让人“凌乱”的命题:好不容易盼到了一位“快女”,弃之不理吧,算失去了一个吸聚镁光灯的契机;把心思表露在文件上吧,又给公权洁癖者提供了批判的证据。云南保山的这一步,确是险棋——凌越了权力守法有序的边界,也让一场纯粹娱乐化的选秀严肃地坏了规矩。好在这仅仅是一种鼓动、而不是强制,在没有名人故里可争、在没有资源能源可污染或浪费的今天,擦边球的拉票行为,本质上无非是一种我见犹怜的“发展焦虑”。  

  西方著名学者斯宾格勒说:“将一个城市和一座乡村区别开来的不是它的范围和尺度,而是它与生俱来的城市精神。”精神是需要外化的、物化的,但精神也最是难以一触而就的,刷漆还是办节、祭祀还是炒作,眼球和节操哪个重要——这是一道复杂的命题。这些年,这些城,那些事,那些人,或可定论:其实每个城市的心里都住着一位“快女”,明里暗里的拉票吹鼓,借势而上的近利思维,谁比谁多、谁比谁少?云南保山不过是一个不聪明的范例,提醒我们客观审视城市的发展观,至于是“五十步”还是“一百步”,不过是花边、是浮云而已。(邓海建)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