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开放不可怕,怕的是没规则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1-08-22 17:35:02进入社区来源:环球网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环球时报》8月5日刊登了政治学家房宁先生的《发现东亚模式:权利与权力对冲》一文,将权利与权力的所谓“对冲”———即“保障人民权利与集中国家权力的体制”,看作是东亚模式的政治核心。显然,此次重提“东亚模式”的背景是欧美国家陷入一筹莫展的金融危机中。房宁先生在2008年开始把目光聚焦在东亚国家,三年实地调研五国一区找到了“权利与权力对冲”的“规律”,并集结成书。然而,真的有所谓的“东亚模式”吗?

    房文提及的一个核心论点是“权利与权力对冲”,认为东亚模式的“保障人民权利与集中国家权力的体制”,是与美国“保障人民的权利和开放国家的权力”的政治发展模式相对而言的。此种理解显然是误会了美国政治发展的根本逻辑。

    从历史上来看,美国从来没有故意开放国家权力,而是在不断集中国家权力。美国最初脱胎于13个殖民地,独立战争胜利后建立邦联体制,自建国之始就存在强有力的地方自治传统,根本谈不上国家权力。1787年的制宪会议推动设立联邦体制,从邦联到联邦是美国国家权力的第一次集中。南北战争,林肯再一次用战争捍卫了国家权力。进入20世纪后,受严重经济和社会危机影响,从进步主义到罗斯福新政再到约翰逊的伟大社会,美国国家权力实现第二次集中,国家权力扩展到经济和社会领域。即便20世纪80年代以来,里根新保守主义革命推动经济分权,但联邦作为国家权力从来没有主动开放过,甚至在反恐战争期间,国家权力扩展到被美国人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私人领域”。

    环顾世界,国家权力的集中是一种客观的趋势,没有国家愿意开放权力,期待权利与权力的对冲是一种空想。近代以来,从1649年的英国革命到法国大革命,一直到20世纪以来的民主化浪潮,历史上出现的权力开放都不是国家主动设计的产物,而是受到社会压力被动得出的结果。

    东亚国家的经历更是如此。东亚国家的历史事实是,每一次开放国家权力背后都有激烈的政治斗争。寄希望于开明政治主动开放权力,或寄希望于所谓的新社会结构、新精英阶层、新保守意识,到头来很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事实上,任何模式都是学者创造出来的神话。我们一度热衷于“苏联模式”,后来又转而热衷于“日本模式”和“美国模式”,总是想找到一个建设国家的“标准答案”。

    然而,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发展的历史表明,任何模式都是不可靠的,走自己的路,是中国人百年探索得出的结论。其实,仔细研读马克思的文献,可以发现马克思并没有主张线性历史观,而仅仅认为生产力的发展是最活跃的因素,历史充满了偶然性因素。即便是房宁先生提及的东亚国家,从历史发展的长时段来看,也谈不上有统一的模式。因此,决不能把过去看起来合理的东西拿来框架未来,更不可以此作为政治发展的范本。从这一意义上来说,某种模式一经产生,就意味着灭亡。

    从现实意义而言,房宁先生在文章中担心工业化进程中权利与权力双重开放所引起的政治争夺效应,认为这是引发社会动荡的根源。实际上,权力争夺是政治永恒的主题,只要存在权力分化,就不可避免权力争夺,权力开放会争夺,权力不开放照样会争夺。真正值得忧虑的不是权力争夺,健康的权力争夺反而有利于激发社会活力。真正值得忧虑的是权力争夺缺乏游戏规则,导致权力失衡,争夺无序。有的群体被赋予过多权力,有的群体沦落为“权力失败者”,此种权力失衡和权力秩序,即便不开放权力,也会酝酿更大的动荡和冲突,甚至一旦引爆,后果更为严重。当前中东北非国家的现实也正在证明这一点。(赵可金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教授)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