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勇平的背影,一个等待填满的角色空格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1-08-18 17:32:33进入社区来源:扬子晚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记者16日从铁道部获悉,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不再担任铁道部新闻发言人、政治部宣传部部长职务,平级调任涉外部门。

    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王勇平留给公众两张截然不同的脸谱。一张是7·23动车事故后新闻发布会上的“口不择言”——“奇迹”、“反正我是信了”等雷语迭出;一张则是“突然却并不显得意外”的离任背影。有媒体甚至登出了王勇平在铁道部办公楼的楼梯上挥手作别的照片。这样的照片令人充满惆怅,以至于有网友在微博上表示,“我已经开始同情王勇平了”。

    我们很难说王勇平离任与他此前的“发言失误”无关,正因为如此,我们也能够理解网友对他由愤怒到同情的心理转变。事实上,这或许更是一种互通的情感。王勇平在动车事故新闻发布会上的糟糕表现后,前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就在博客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他在文章中反问:今日王勇平,明日谁?今日铁道部,明日谁?在我看来,这里面固然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情愫,其实更揭示了当前新闻发言人制度的困境,以及发言人必须要承受的制度不完善的代价。

    我国的新闻发言人制度在非典肆虐的2003年正式开始确立,虽年轻,但成长迅速。数年来,国务院、部委、省市区三级新闻发言人制度基本确立,各级党委发言人也即将全面出现。这是一种可喜的现象。而与此相对应的,作为一种发展中的“阵痛”,则是新闻发言人制度被部分扭曲与异化:在许多时候,新闻发言人制度更被侧重于技巧训练、公关培训;有的时候,他们甚至只是宣读通稿,为了体现部门意志,为了把事情“抹平”。

    《人民日报》将不合格的新闻发言人分为“无可奉告型”、“大包大揽型”、“照本宣科型”、“自我辩护型”、“报喜不报忧型”、“恼羞成怒型”、“感情错位型”等等。这样的公众形象显然与新闻发言人的制度设计本意相悖,也越来越不适应开放的时代背景。在一个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公众因为网络拥有愈来愈多的信息,微博更是扩张了这种信息占有的容量。公众对新闻发言人的期待,更多集中到了“有问必答”、诚实与机智等表现上面。沉默、挑衅甚至王顾左右而言他只会愈来愈激起公众的反感。

    这正是王勇平们不得不直面的制度困境与角色空格,也是公众开始同情起离任的王勇平的重要原由:在当前还不算完善的新闻发言人制度下,作为一种职务而不是一种制度设计存在,王勇平们只能代表自己所处部门的利益,他们的功能有限,也绝非什么都可以回答,有时还“必须”言不由衷,新闻发言人难以体现出其“新闻性”。较之对信息公开需求越来越强烈的公众,王勇平们需要承担愤怒。

    王旭明在当初离职教育部新闻发言人时曾经说:“20年后回头来看,大家也许就会理解我现在的处境”。也许我们同样无法理解王勇平现在的被指责与被离职。所以,任何悲情或者其他的诠释或许都显得太肤浅。在我看来,王勇平离职的背影更是一个制度与角色的空格,它等待新闻发言人制度的完善、信息公开制度的完善去填满。(王聃)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