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网络围观来寻求公平正义非国民之福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1-08-17 11:10:16进入社区来源:红网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在古代,老百姓受了冤屈总是寄希望于某一位“清天大老爷”,希望他能为自己洗清冤屈,为社会伸张正义。如今,随着网络的飞速发展,人们更多的是把自己的冤屈“晒”在网上,企图通过引起网络“围观”,给当今中国最万能的“有关部门”施加压力,从而达到自己的对正义的诉求。

  这样的例子几乎天天都有,只不过广大网民的关注也像“有关部门”一样是分了级别的,大多数人“晒”在网上的“冤屈”还不够级别,网民还无暇去顾及,因此也就石沉大海了。  

  其实,广大网民每时每刻都没闲着。近年来,中国社会发生的每一件涉及社会公平、正义的大事,都有他们的声音,远的不说,单从两年前说起就令我们数不胜数了。从南京的“周久耕天价香烟”门、湖北恩施“邓玉娇事件”的始末、江西宜黄的拆迁自焚事件,再到广西的“韩峰日记”门、河北的“我爸是李刚”、红十字会的“郭美美事件”……  

  在这一系列事件中,每一件都是冤有头、债有主,但是那些应该负起责任的“有关部门”或官官相护、以权谋私;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或为一己私利、贪赃枉法……假如当事人寄希望于那些“有关部门”,他们蒙受的冤屈就永无大白于天下之日,社会公平和正义也将永远是那些奸邪小人作奸犯科的遮羞布!所以,这些事情的解决才需要借助于网络,借助于在现实世界里被埋没的广大草民的声音。尽管,纵观现实,所有事件的解决都留下了一些遗憾,对个人和社会都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但也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社会的公平、正义,使我们有了在这个社会继续生存下去的勇气和信心。  

  虚拟的网络世界让曾经一度失声的中国平民拥有了空前的话语权,许多人也就因此认为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但仔细一想,这也恰恰显现出我们生存处境的艰难。因为上述事件都可以由“有关部门”依照规定或依照法律来解决,完全没有必要通过全体网民群起围观,甚至让当事人付出生命的代价。  

  如在江西宜黄的拆迁自焚事件中,自焚现场的血腥景象已经激起人们对政府工作人员的愤恨之情。钟家姐妹赴京上访又遭政府工作人员拦截恐吓,这更让人失望。情急之下,钟家姐妹依靠微博发帖向外界求救,在网友们疯狂转帖、媒体记者追踪曝光,一时在全国掀起了一场“全民战争”。最后才使受害者得以摆脱施暴者的迫害,也迫使各级政府追查、处罚事件的的责任人。试想如果没有网络媒体的穷追猛打,钟家姐妹很可能要成为当代窦娥,他们一家的冤屈也就没有昭雪之日。  

  通过这些事件,可以看出,在伸张正义、追求社会公平的过程中,暴露了各级政府部门为政者的失职和无能。社会的公平和正义本来就体现在他们的职责中,如各级政府应该保护、管理好自己辖区的百姓,司法部门应该维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和法律的尊严,慈善机构应该保护人的生命和健康,发扬人道主义精神,促进和平进步事业……然而上述部门都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才激发了社会矛盾,导致不公平、非正义事件的发生,进而导致一场场由广大网民自发形成的“网络狂欢”。  

  所以说,通过网络围观来寻求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这并非我们国民之福、民族之幸!  

  柏拉图曾经给“正义”下过一个定义,他告诉我们说:“正义就在于人人都做自己的工作而不要做多管闲事的人。”这就为我们的社会立下了一条最基本的戒条:人人都做自己的工作。只有这样,老百姓才不需要为争取最基本的生存权利付出血的代价,为政者才不会以“牧民者”的姿态来践踏法律、蹂躏人的尊严,我们广大网民自然也就无需扮演“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角色了。(周暑明)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