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改革是世界的集体需求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1-08-12 14:55:55进入社区来源:环球时报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2011年世界政治舞台充满各种戏剧性事件。日本核辐射、挪威枪击案、温州动车追尾,加上美国信用评级下降引发震动,英国骚乱又在上演,各国都演绎着政治和社会的紧张关系。仔细分析不难看出,各国都面临如何进行适合自己国情和国民需要的政治改革。包括自诩为世界政治楷模的美国,也不能不面对早已落后的政治体制的变革问题。

    以动车追尾事件为例,从发生到现在,中国的国家机器仿佛以此事件为中心开始新的变化。其中最突出的变化莫过于公众意见对国家机构有了从未有过的作用力。人们大胆而不乏科学性的质疑显然感染和推动了政府有关部门的责任心。这个事件的意义已经超出一般的交通安全的范畴,而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中一次有益的尝试。

    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小心翼翼地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对中国而言,核心问题不是一些人提倡的全盘美式选举,而是如何解决对中国执政党和政府的有效监督问题。如果无法解决这一问题,即使有再多反对党,也不是适合国情的好体制。

    动车追尾事件从发生到初步解决的过程,正从一个侧面体现当前中国正在进行的政治体制改革的艰难性和特殊性。把这一次政府和广大社会公众的直接碰撞作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里程碑绝非夸大其词,因为这种碰撞方式在过去一二十年里鲜有发生,即使有过类似碰撞,基本上也是不了了之。而这次却产生了极大的震动效应。

    在诸如此类关乎民生、民命的事件中,旨在参政议政的政协、人大机构的缺位的确有些令人失望,但互联网草根意见的崛起,似乎又是最好的补充。人们有理由要求政协、人大承担督政的责任。唯有如此,中国政改才会有实质性的进步。

    笔者在和长年在华工作的欧洲商界老总谈到这次追尾事件时,他也感慨万千:西方虽然有反对党来监督政府的一言一行,但效果有限。例如美国的两党关于债务上限的谈判就成为两党的“双簧戏”,都以“国家利益”没命,为本党利益而争。笔者由此想到,当中国在政治改革的道路艰难摸索前行时,政治改革并非中国一国的任务。(刘志勤 瑞士苏黎世州银行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