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善待善用善管媒体的断想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7-23 15:14:4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互联网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正在大举进入人类生存的各个领域,网络在深刻地改变着当代中国的新闻传播格局。传媒生态的改变,不可避免地对传统的媒体管理观念、管理方式、管理手段、管理范围产生一系列深刻的影响。特别是当互联网媒体成为“公共话语平台”、“信息聚散地”、“社会舆论放大器”之后,管理手段就不再像过去对付传统媒体那样采取“内部管控”、简单要求总编辑一个人怎么办就能奏效了,媒体的管理者今天面对的不仅仅是几千家具体的传统媒体,还有几百万个网站及四亿多中国网民。

  如今的大众传播,已经演变并形成了网民皆记者或编辑、网民办媒体的局面。主管意识形态和网络文化建设管理、文化产业发展的综合职能部门,面对无所不在的网络这个大众话语平台,究竟该充当什么角色?网民关注的是什么内容?重点新闻网站当如何吸引、团结、组织、引导网民参与?这是网络媒体的管理者需要认真思考和应对的重大课题。

  转变思维方式,善待善用善管媒体

  善待媒体善用媒体善管媒体——善待的关键是尊重媒体内容生产的规律;善用的关键是尊重传播规律;善管的关键是尊重媒体竞争的市场规律。善待善管是基础,归根到底是善用。而对媒体管理者而言,可归结为善于与网民打交道,善于利用传播优势,融入网民群体。媒体管理者必须做得比普通网民还网民,比草根还草根,以紧贴民生、平等对话、尊重敬畏的视角,观察媒体,连接各方,服务受众,如此,媒体管理者才有资格说:我终于开始了“三善”的头一步。

  善待媒体善用媒体善管媒体之论,对于管理者而言,还应有另一种解读,就是:善解新观念容忍新做法;善待因创新而“失败”者,善于推陈出新与时俱进。老人总想以固有模式已有经验,去规划规范规定新一代,以延续传统,新一代的冲动往往被认为是叛逆与不敬。组织类似“躲猫猫”网民调查委员会等“第三方调查”形式的新思路新实践,值得尊重与珍视。

  中国网民参政意识比较高。中国网民对于政治的关心、对时事的关心,异于其他国家,互联网现已成为公民有序参与政治的一个重要平台和渠道。作为新媒体的新闻网站正一步步成为大众话语平台的龙头老大,特别是BBS、博客等自媒体,开始呈现出对社会舆论的主导趋势。那么,这一现象的背后究竟是什么?现在有些地方最缺的恰恰是领导干部对网民的基本的重视、对网民的最基本的尊重、对网络民意的最基本的认识。

  转变管理思路 报喜更要报忧

  互联网所具有的开放性、交互性、虚拟性、不可控性等特点,使其“双刃剑”效应异常明显,表现为舆论斗争国际化、社会问题网络化、网络问题现实化、网络文化多样化等。互联网传播的速度符合新闻媒体求新抢快的职业要求,传统媒体成了网上信息的再次传播者。

  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曾在凯迪网络“猫眼看人”论坛实名发帖,回应网络和媒体的质疑,并提出宣传部门要从“捂盖子”思维向“揭盖子”思维转变。

  当前,对于媒体人和管理者来说,特别需要转变管理思路,报喜更要报忧。不为谋官,所以平等待人。不为谋官,所以宽厚为怀。平等,是基于对人与生俱来的权利的坚定主张;宽厚,则是学识、修养、风度和胸襟的从容展现。对于一个只为谋事而非谋官的新闻人以及管理者,这些特质,奠定了其日后做事的基础和空间。而这样的境界,定然是谋官者所不能理喻,也无法企及的。

  对于媒体的管理者来说,要学习股市分析师。股市操盘手与网络舆情分析师之异同:股市操盘手随时关注大盘走势,适时发布涨跌信息,为的是赚钱,而网络信息分析师,应像股市证券分析师与操盘手一样,时刻盯紧网上信息的变化,对网络舆情作出客观公正的研判,顺势(市)而为,不要妄(幻)想人为调控。决策机构更需要的是符合常识与规律的舆情信息。

  眼下众多涉网机构人员,不但没有证券分析师的意识,甚至以为网络信息与传统媒体一样,是可以人为调控的。曾有某些地方为管理互联网,推荐“五老监督员”(老干部、老模范、老工人、老教师、老军人)专门监督网吧,组织家长成立“妈妈评审团”,专司监督孩子上网。出发点不能说不好,但不知道效果如何?“五老”中的许多老人家十分辛苦,每天守护在网吧门口,劝阻青少年不进网吧;而“妈妈评审团”,好像是要把互联网变成“儿童乐园“?就有网民提出了几个问号——凭什么妈妈认为健康的就是健康的啊?妈妈不了解的,一定是不健康的吗?凡是妈妈不知道的,孩子都不能知道啊?干脆什么事都让妈妈包办好了,孩子就专心啃老好了?不客气地说:如果“五老”和妈妈们,以监管小摊小贩的思维与手段,真正看住了青少年网民和网吧,那互联网可就真就变回活字印刷术了。

  对于领导机关而言,所谓“靠前指挥”,是为下一层机关和社会组织提供基本政策支持与宏观指导,而不是直接去安排部署基层的具体事务。但笔者的感觉是:上面好像认为下级不会做事,偏偏爱对许多基层事务性工作“靠前指挥”,造成大量“无效劳动”。

  信息公开透明即时,是处置网络舆情的不二法门。其他手段,只能偶尔一用或辅助性使用,拿对付传统媒体那套来对付网媒肯定是行不通了。

  转变操作方式,努力运用新技术

  个人微博是去年开始的网络技术的最新运用。有媒体人认为:在微博上“你的粉丝超过一百,你就好像是本内刊;超过一千,你就好像是个布告栏;超过一万,你就好像是本杂志;超过十万,你就好像是一份都市报;超过一百万,你就好像是一份全国性报纸;超过一千万,你就好像是电视台;超过一亿,你就好像是CCTV了。”博客与微博有什么区别?我以为:博客类似挂钟座钟,而微博则是手表。虽都是计时工具,但各有其不可替代之处。二者功能各有千秋。就人类使用钟表的数量与年代而言,钟少表多,钟老表新。博客像钟,微博是表。

  对于政府管理者而言,个人网络媒体(自媒体)的兴起意味着:更多“非政府行动者”通过各种方式介入公共决策过程,影响民意,分享权力。在很多政府机构的公信力都让人不敢恭维的情况下,这样做的益处是怎么说也不过分的。

  网络非理性情绪的一个预警信号,是邓玉娇案中的“屠夫”现象。网民“屠夫”在凯迪网络向网民募捐,促成邓家聘请北京律师,在被羁押的精神病院会见了邓玉娇,并在博客里以第一手图片和文字报告案件进展。“屠夫”“用杀猪方式参与社会个案”,其公民责任心可嘉,却不能成为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常态,其对社会的潜在破坏性值得忧虑和警醒。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先生呼吁,政府部门要加入到网络舆情互动之中:宣传部不能只是事后涂脂抹粉,更要与其他部门联动,第一时间发声,做突发事件的第一定义者。笔者认为,从本质上说,宣传部门工作人员本不是什么官员,“宣传官员”可能是中国一大特色。我们这个时代需要有鲁迅那样直面人生的勇士,需要能够哀国人之所哀,痛国人之所痛的大量文化人,需要不冷漠、不唯上、认真思考社会问题的真正的媒体管理者。

  有很多人认为,传统主流媒体积极回应网上质疑,成为新闻传播或舆论引导的新模式。但从另一角度看:所谓的主流媒体是否也已被网络和某些网民牵着鼻子跑?所谓的主流媒体的声音是否也已被某些网民所左右?如果还幻想以“两报一刊”去引导社会舆论,在如今媒体多样化、多元化、多层次、开放与互动的大环境下,恐怕难如人意。不妨让“主流媒体”跟“网络声音”赛跑,最后看究竟是谁引导谁?真有大本事,传统媒体就应该来引导网络。正是传播新闻的社会环境有问题,某些所谓的杂音噪声才会被放大。去年以来云南出现了若干次“网民问政”轰动现象,成了目前新闻传播的一个热点:形成了下面赞扬声、中间争议声、上面不吱声的“三声现象”,其中以网民调查“躲猫猫”为典型代表。锣鼓听音,说话听声。不管别人怎样看,我以为,如果长期坚持“两报一刊”体制,不思变革,那最终被抛弃的只能是传统媒体自己。

  人民网提出了处置突发事件的“黄金四小时”原则,我以为,实现处置突发事件的“黄金四小时”:一是平时就需聚集众多粉丝,即所谓说话有人听,类似韩寒博客之类;二是做好日常功课,即联系群众深入网民群体,舆情拿捏准确及时;三是勇于创新承担责任,该出手时就出手,在四个小时内及时发布权威和管用信息,釜底抽薪,以正压邪。

  互联网的发展运行管理机制,从一开始,“国家队”就走在了“非国家队”的后头。并不是说“国家队”的人是吃干饭的、是不愿改革创新快速发展的,关键在于国有体制与生俱来的惯性和求稳怕事的惰性使然。想当年,已是国家广播电台部门负责人的刘长乐如不出走下海,哪会有凤凰卫视与凤凰网?

  2009年以来,云南在处置网络舆情或“管理网络”方面,最成功之处在于:没有一起舆论焦点、热点恶化成现实群体事件。人民网祝华新的一些观点方法,我觉得很实用很有操作性。如果地市级以上新闻发言人都能按说的那样做,哪来那么多“热点舆情”?多一些官方人士平等待网、待网民,将减少多少“恶意炒作”。云南的网站不强,但网民不弱。官方、民间皆有高手。云南的领导如果明白云南不发生“邓玉娇案”、“石首案”、“重庆打黑与黑打”这些怪事情,就该高兴云南网络管理其实做得已经相当不错,包括公安部门,其实进步也够快的。

  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赵启正谈应对舆论危机时说,对政府而言,一是要有声音,二是要有理性的声音,三是要有魅力的人的声音。这一点,太重要了。现在,我们的新闻发言人制度,已有长足的进步。但是,应对媒体的智慧和技巧,仍然需要大大加强。(翔云之南)

编辑:朱仁严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