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获》与郭敬明,谁给谁镀金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5-31 11:11:52进入社区来源:中国网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收获》刊发郭敬明小说或是一种探索

  主流文学期刊《收获》日前在官方博客宣布,在即将上市的《收获》杂志长篇小说专号(2010春夏卷)上,将全文刊发郭敬明最新长篇小说《临界•爵迹》。消息一出,立即有读者表示不满,认为这个曾发表过余华、贾平凹、宗璞等名家力作的杂志有失轻率。(5月27日 《京华时报》)

  《收获》刊发郭敬明小说,这是一个引起相当大争议的信息,由于二者各有自身的代表性和象征性,因此,二者的“联姻”产生争议,从一定程度上,并不让人意外。厘清争议,离不开对《收获》和郭敬明的深层次认识。

  在文坛日益世俗化的今天,《收获》作为一本纯文学刊物,以其恪守的文学品位、兢兢业业的耕耘,在获得广大读者喜爱的同时,也深得作家们的钟爱,并因此而屡获诸如中国出版政府奖等在内的多种殊荣。可以说,《收获》以它的作品和历史,见证了当代文学史上的每一个重要时刻,被誉为当代文学史的简写本,了解严肃文学现状的窗口。更难能可贵的是,《收获》没有卷入文学期刊轰轰烈烈的改版转型浪潮,仍然以小说和散文构筑文学世界,坚持定位为中国当代纯文学优秀作品最好的窗口。也正是在这点上,《收获》刊发郭敬明小说产生了争议,隐藏其后的问题则是,这是一种被迫还是放弃?是救赎还是放逐?是对市场的迎合还是无奈的反映?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对郭敬明来说,也具有足够的符号意义,既是青春文学的代表,也是市场化写作的“标本”, 而由其产生的争议不用多说。基于郭敬明小说入选《收获》,有人认为,郭敬明20万字的《爵迹》在《收获》刊发,只能拿到1.6万元稿费,郭敬明是冲着《收获》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来的,目的是给自己镀金。

  那么,《收获》刊发郭敬明小说真的是给郭敬明“镀金”吗?这恐怕是一个问题,而要厘清的问题是,如果“镀金说”真的存在,也要看到是《收获》给郭敬明镀金还是郭敬明给《收获》镀金?

  结合纯文学的困境和郭敬明的“风光”——不论你喜欢不喜欢,与其说是《收获》给郭敬明镀金,不如说是相反。美国著名文艺理论家J•希利斯•米勒指出: “统意义上的文学在纷繁复杂的文化中的地位越来越轻,成为文化百家衣上的一个小小的补丁。”这是理论上的说明,而我国纯文学的困境可以从发行量进行管窥,据中国作家协会介绍,我国共有文学期刊900多家,多数正面临生存困境。有统计称,目前全国近千种文学期刊中,发行量过万份的不超过10种。在这样的前提下,《收获》与郭敬明,谁更需要谁?谁给谁镀金呢?

  但是,也不能把《收获》的做法“一棍子打死”。我国知名文化批评学者张柠指出,目前国内文学期刊的社会敏感性普遍滞后。因此,就笔者的观点,《收获》刊发郭敬明小说或是一种探索,或是保持必要张力和敏感性的试探性反映。  

  纯文学的含义之一就是指与商业文化相对抗的文学观。而《收获》刊发郭敬明小说,在不少人看来就是对商业文化和市场化写作的屈服,是退让,并且放弃了应坚守的底线。这在笔者看来,是一种误读。如今,传统意义上的纯文学受到多方面的冲击和挤压,已是不争的事实。文学精神在不断消解、裂变,文学风景正从大部分人的精神视野中全线溃退。假如把郭敬明的长篇小说纳入《收获》杂志利于文学重新获得认可的话,尝试一下,有何不可呢?正如《收获》执行主编程永新所说:把郭敬明的长篇小说纳入《收获》杂志,使《收获》的文学边界不断扩大,体现了其海纳百川的包容性。

  《收获》刊发郭敬明小说:救赎还是放逐?《收获》与郭敬明:谁给谁“镀金”?隐藏背后的真问题更值得我们去关注:市场法则的张扬和文学精神的隐退、文学空间的逼仄。(朱四倍)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