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乔之争:着急的是周郎,寂寞的是我们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5-12 11:38:0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在众多公开上演的名人故里争夺战中,波及范围最广、参与方最多、触动利益最纷繁复杂、场面最波澜壮阔,当属三国佳丽大乔、小乔故里之争。烽火连贯东西,直接涉及五省七地:湖北嘉鱼县、河南商丘市、湖南岳阳市、浙江义乌市,以及安徽的潜山 、庐江、南陵三县。(5月11日 《 环球时报》)

  争名人,哪怕争的是虚构的名人,都成为一种潮流,这种潮流已经蔓延至全国各地,只要有可能,就要争个头破血流,争个死去活来。当然争出的图景必然是,热闹是属于政绩的,寂寞却是我们的。

  争“二乔”,莫过于各地的定位弄出了大跌眼镜的场景。湖北嘉鱼高调宣称的“二乔”为本地名门千金;而浙江义乌声称“二乔故里”是本地的农庄,“二乔”竟然变成了农家丫头。“二乔”本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为当地经济服务。“二乔”竟然成为可以任意揉捏的面团,成为可以由政府任意打扮的“姑娘”,恐怕地下有知,也会发出愤怒之音。

  争无中生有的“西门庆”,争荒乱的“西门庆”,折射的是一种以恶为美,争的是一种堕落的经济。发展经济固然重要,但却不能建丑恶的基础之上,即便是真有“功效”,也必将是短暂的,最终会贻笑大方。争“西门庆”如此,争“二乔”同样如此。

  其实,争“二乔”,关键点不在于“二乔”,而在于“争”,如果没有人争,那实在是没有多大意思,一方面引不起媒体的关注,意味着没有“经济吸引力”,意味着很难成为“卖点”;另一方面引不来游客。“争”其实是一种软广告,是一种营销。或许是一种自鸣得意的营销策略,不过,在我们看来,却是一种很可悲的营销策略。政府的行为从来都应该是光明正大的,靠歪风邪气来增添人气,损伤的是政府的声誉和形象。

  争“二乔”争出堕落的经济,争出的是虚假的热闹,却将寂寞留给我们,让我们这些纳税人为此埋单,这很是冤屈。(千龙网 前溪)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