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裸体拉纤,带来的是美感还是快感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3-30 11:24:54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3月26日,裸体纤夫在巴东县神农溪景区为坐豌豆角的游客拉纤。

  今年“两会”期间,政协委员王林建议巴东县恢复裸体拉纤刺激旅游业,笔者以为是闹着玩的,没有当真。不料北青报评论版3月29日刊出《“裸体拉纤”的意义》,说“裸体拉纤”最终还是“重现人间”了,“已经在湖北省巴东县神龙溪景区为游客进行表演”。巴东县旅游业对政协委员的建议是闻风而动,如果方方面面对“两会”的提案、建议能如此神速地见诸行动,当是国之大幸,民之大幸。

  裸体拉纤是美是丑,见仁见智,不好武断。稍有美学知识的人都知道,看意大利等国裸体雕塑产生美感,看脱衣舞产生快感,美感高雅,快感低俗。不知道观看裸体拉纤的游人,产生的是美感还是快感。

  笔者曾浏览美学家朱光潜的著作,朱老说对同一事物,审美价值不同会有不同体会,一位美貌女子走过,医生关注的是其骨骼、肌肉是否健康、有无疾病,这是科学价值;画家关注的是女子身材比例、线条,这是艺术价值;坏小子看了,心里暗想“要是给我当老婆多好”,这是实用价值。我就不知道游客看了裸体拉纤产生的是科学价值、艺术价值还是实用价值?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羞耻之心估计也是人皆有之。基督教义说,人类始祖亚当夏娃,在蛇的诱导下吃了禁果,知道赤身露体的羞耻,在上帝面前用无花果叶遮羞,没有把原来的裸体当文化。人们有时能忍受对肉体的折磨,却无法忍受对人格尊严的侮辱,多年前读《红岩》记得有个情节,特务严刑拷打江姐没有效果,就威胁要剥光江姐的衣服,江姐怒不可遏,说剥光我的衣服是对全世界妇女的侮辱,包括你们的母亲、妻子和姐妹(大意),禽兽般的特务就没敢剥江姐的衣服。这个情节很值得深思,连毫无人性的特务,对人类共同的羞耻都不能不畏惧。

  巴东县恢复裸体拉纤,底气很足,一有政协委员建议,又“应游客要求”。政协委员的建议都对吗?游客更是鱼龙混杂,心态各异。所谓游客要求其实是当地的商业需求,而让纤夫赤身裸体在中外游客面前表演,丧失的不是纤夫的尊严,是人的尊严。如果说这些纤夫不裸体拉纤,生活就无以为继,那更是社会的耻辱,是“两会”代表委员该关注解决的,而不是让他们脱光了衣服谋生活。(刘曰建)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