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分拘泥于“号码长短”乃小题大做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3-26 09:10:5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日前一篇网帖爆料,贵州省遵义县县长的“向县长建言”短信号码竟有18位,引起网友热议。有人调侃说这个号码只“比圆周率位数少”。据悉,一般短信平台设置的号码都是8位。县长号码何以要18位,理由不明。(据3月25日《潇湘晨报》)  

  一个“向县长建言”的短信号码,因为长达18位,引得不少不明真相的群众“围观”,口水战也拉开序幕。对于此事,支持者寥寥无几,反对者数不胜数。网友调侃风味十足——“请P民们发送到……(后面是几十位数字)”,甚至怀疑号码的可行性,直接了断地说还真以为是“向县长建言”。通过这种群体的不信任,透露出政府公信力的下降,折射出当前执政环境的恶化。  

  “无本之木无源之水”的道理众所周知,之所以公众不信任政府,还在于当前政府部门的不作为行为较多,正如某话所说的那样,一次不作为公众还愤愤不平,二次不作为公众已经偃旗息鼓,三次不作为公众早就见怪不怪。可是,习以为常却是最大的罪魁祸首,鲁迅一直在呐喊,呼吁那些沉睡的麻木的民众,就在于他们见过太多黑暗,在黑暗中行走毫无知觉。回到现实生活例子中来,就是公众已经对政府产生一种习惯性的不信任。  

  可以说,这次网友过分拘泥于短信号码的长短,并对其“上纲上线地批判,很明显源于其骨子里头的不信任。说到这,则是网友的不是了。浅显易懂的道理是“完全归纳法”只适用于它本身“阈”内的人,而遵义县县长在不在其列不得而知。通俗点将,就是即便有很多官员无所作为,那也不能据此就推断遵义县县长也无所作为。故而,在遵义县县长有无作为尚且“无图无真相”之时,就臆断猜测其“有”,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  

  事实上,号码本无罪,即便再长,只要能拨通,能够反馈民意,就足矣。至于记住其号码,很明显没有那必要,试问现如今还有谁记得几个手机号码?几个电话号码?手机号码是11位,而电话号码不过七八位,我们不是记不住,而是没有必要去记住它,我们可以存在手机上,可以写在记事本上,再不成,电脑的邮箱中也可以备份。而真要发短信了,也无需按下18位数字,只要通讯录里一找,就可以挑出来发送一下,自然也就万事大吉。  

  不可否认,过分拘泥于“号码长短”乃小题大做之举。情归情,理归理,没有必要全部牵涉到一块。一个短信号码,是一个民生渠道,我们看到的不能仅是号码的长短,而应该看到民意诉求的渠道是否畅通,是否真的落实到位,相关部门是否真的看中这些来自民众的建言。这些才是号码设置的初衷,也是其内涵。我们不能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别再拿短信号码长短兴师问罪了,回归到其内涵上吧!(红网 龙敏飞)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