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以干旱之名取消掉一个民族的尊严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3-22 08:28:4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4月将至,泼水节就快到了。面对百年一遇的大旱,今年的泼水节过是不过?身为傣族的西双版纳州州长刀林荫昨天明确地告诉记者:“泼水节对于傣族的意义相当于春节,泼水节肯定是要过的,不可能因为干旱就取消,至于怎么过、用什么形式过则是另一回事。”(3月21日《云南信息报》)  

  看到这样的新闻,许多网友当即表示,西双版纳州很“不食人间烟火”,周边几个省份正遭遇着几百年一遇的大旱,你这里还不取消这个浪费水的节日,浪费一点水倒也无可厚非,有悖于“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民族精神才是罪大恶极。于是,板砖和口水很快淹没了几个“保护民俗”的声音。  

  出现这样的舆情,想必让那些站在道德高点的民族大义者们十分过瘾——你们过节是痛快了,怎么也得想想周边同胞们的“水深火热”啊。在笔者看来,这话的确不假,一边小资奢华一边饥寒交迫的情境很有点“猪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感觉。可问题是,泼水节作为傣族的最重要民俗,是一个与道德无关的东西。用傣族西双版纳州州长刀林荫的话就是“泼水节对于傣族的意义相当于春节”,所以,政府下令取消泼水容易,而傣族最重要的民族尊严又该从哪里找回呢?  

  我们必须得相信,人家泼水首先是有水可泼,如果这里饮水都能出现困难,即便政府不下禁令,傣族人民也会自行而止的。另外,让政府下令禁止泼水还是个在现实层面绝不可行的事,权力永远不可能万能到干涉私人生活的地步,就算干涉成功,人家在自家的浴室里大把大把的泼水,政府也是无可奈何。这就好比禁止西南地区乃至禁止全国人“不准洗澡”是一个道理。问题如果真是那样简单的话,请全国人民不要洗澡了,都抱着一盆盆的水支援大西南就是了。  

  面对天灾,反思我们的节约用水习惯固然没有错,但让一个民族取消一种民俗或者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则就太过于“权力万能”了。这种“权力万能”,有时候固然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可劣势也是昭然若揭。比如,我们整个汉族的民族信仰与地方风俗便是在那个极左的时代里用“破四旧”的高尚旗帜毁掉的。所以,我们不应该再用同样一种方式将傣族的最重要民俗扼杀掉了。  

  那么,在这场旱灾之中,我们应该反思什么?在笔者看来,西南地区各极地方政府最该拷问的便是自己的水利建设。据报道,西南地区许多基层村镇不仅严重缺乏大中型水利设施,而且已建成工程“跑冒滴漏”现象令人触目惊心(3月9日新华网)。基于此,对于此次旱灾,我们应该有“对症下药”的反思:地方政府有没有疏忽当地的水利建设?有没有一味的追求“快捷GDP”而放弃掉对基本设施的投资?  

  必须要厘清的是,泼水节本身没有错,更与旱灾的出现无必然的联系。我们也不应该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民族精神左倾化为“一人得病,全体吃药”的偏执。相反,越是在这样紧要的时候,越要强调对民俗文化的传承与保护,毕竟这些东西关系到一个民族的尊严。(红网 王传涛)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