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心不已彭荆风——《解放大西南》读后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2-23 18:17:27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西南军区与新中国文学的关系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话题。作为西南军旅作家的代表人物之一,彭荆风自1950年随解放大军进入云南之后,60年来,与大西南、与军队的关系从未中断。 在新中国60华诞之际,彭荆风以80岁高龄推出55万字的纪实文学《解放大西南》,令人吃惊,却又在意料之中。书写这段历史,彭荆风是非常恰当的人选。

  解放大西南发生在解放战争的尾声阶段,历时较短,似乎对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解放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所起作用不大;然而这却是一场宣告蒋家王朝在大陆的统治彻底崩溃的大战役,正因为是“尾声”,所以它才是一段充满权衡、矛盾、人心较量、立场选择的音调驳杂的历史,正是文学值得开掘的地方。这场战役,双方投入了近两百万军队参与战争,人民解放军仅以不到6000人的伤亡,消灭了敌人有着10个兵团、49个军、133个师的90余万人兵力,在短短两三个月内占领了川、康、滇、黔四省230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区域。看似是一场“势如破竹”、结局已定、没有悬念的战争,其实却牵动着从重庆到台湾、从美国白宫到斯大林政权众多的政治力量,因此,这部纪实文学一开始,就把这场战争放在了当时复杂的国内外局势中,对国民党的处境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同时也显示出视角的独特性——描写解放战争的作品,无论是小说还是纪实文学,往往以解放军为记事主体;而这部作品,却着重表现国民党阵营在这个时期的风云变幻。

  如果单以军无战心来形容敌军,虽然符合事实,却过于简单。作者没有简单地仅仅复述这场战争的经过,而是通过多角度的介绍,通过对解放军和国民党阵营中的各种人物的描写,特别是通过对卢汉、胡宗南、张群等一些能左右大局的国民党重要人物的心态描写,从他们处理有关事件的得失中,来描写大厦将倾之际国民党阵营的心理变化、权力更易和立场选择;也就是说,它在再现这场战争原貌的同时,写出了失败一方的内心风暴,这一点,恰恰是我们在其它作品中较少看到的。作者说,对国民党人心态的这种良好把握,得益于近60年的西南部队生活,而且自己从事过对国民党起义军官进行教育的工作,对战争中正反两方面的人物心态都有所了解。此外,作者本着求实的态度,采访了大量国民党老军人,时过境迁,这些军人讲述当时的心境时,也更为坦率和客观。这些优势,成就了这部作品的独特性。

  彭荆风为众多读者所熟知的身份是小说家。近年来,他却积极投入到纪实文学这项不但需要文学才能,还是一种“体力劳动”的创作中,相继创作出《滇缅铁路祭》和《挥戈落日——中国远征军滇西大战》《解放大西南》等背景宏阔、构架宏大的纪实文学作品。其中一个原因,是作者常居西南地区,对这个“第二故乡”始终有着一份责任——展现这个地区的历史,赞美这个地区的人民;其二,是对于此地的熟悉。书写自己熟悉的事物,是作家非常自然的选择;而最重要的,却是一位老作家对创作的不断挑战与超越——对彭荆风来说,截取这些宏大历史的片段形成小说,已经不是难事,但作为小说家,也经常因为“容易”而将“创作”变为“滑行”,他以“纪实”这一最基本的写作功底训练,来逼迫自己重新走进深重丰厚的生活,重新为小说创作注入活力。写作这部作品,从1987年开始构思,一直到2009年完稿,进行了长时间的采访、查证和阅读。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认识到,“小说死了”虽然不是文学的必然规律,却是虚构文学的现状,即大多数作家生活在“圈子里”,渐渐失去了生活的痛感和焦虑感,失去了和生活于其中的社会的联系,因而难以提供能够震撼人心的新鲜叙事。

  写战争文学,是一门艰难的艺术。单写一人一事较容易,可以集中笔力铺叙故事情节,刻画人物形象,增强其文学色彩。然而《解放大西南》描述的是一场有近两百万人参与的,在巴山蜀水间,跨越川、康、滇、黔四省,在当时有着7000余万人口的广大区域上同时展开的大战役,场面巨大、线索繁杂,要重现这段历史,作者选择的是最不讨巧的全景式观照,基本上对重要的人物都要提及,对重要的事件都要叙述,既不能平铺直叙面面俱到,又不能虚构假设任意拔高。这就需要作家凭借深厚的文学功底作巧妙的艺术构思,运用构架长篇叙事文学的节奏感,汲取小说创作的细节描写和心理描写优势,有条不紊地将众多的事件和人物连缀起来,形成一种庞大而不杂乱的文学景观,《解放大西南》正是这样一部“大”文学。(文汇报 小文)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