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很黄很露骨 房价很高很现实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1-19 11:09:26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蜗居》被批台词太露骨(资料图片)

  庸常生活的某一天,有一部不仅是拍给师奶们的电视剧闯进了你的生活,或者,当它用棱角分明、风情媚人的个性化台词,不断冲击你的视听神经时,尘世中劳碌而敏感的你,会因此怦然心动、兴奋莫名吗?比如,“通往精神的路很多,物质是其中的一种。”“所有的理想在涉及钱之前都是光环闪耀的,只要一涉及钱,理想就变梦想了。”“我把他收拾体面了,出去风光。别的女人看见了,又有风度,又有温度,马上就有热度,想不到背后还有个女人操劳过度。”“人情债,我肉偿啦!从现在开始我就步入职业二奶的道路了!”“我贱贱地、贱贱地爱上了你。”

  反映高房价时代白领生活的电视剧《蜗居》,正在各地热播,《蜗居》以“房奴”和“反腐”为切入点,讲述一对夫妇为在上海买房子而经历的艰辛故事。戏里的很多精辟台词,还被网友引为“经典”,有人说,《蜗居》的台词,道出了都市男女生活的无奈和心声;与此同时也有网友批评,戏里的台词太露骨,有“涉黄”嫌疑。(11月18日《新快报》)

  反腐、房奴、二奶,这么一些糅合了荧屏主流与非主流的阐释主题、亚文化切面与粗砺社会现实生态,且辅之以生动“香艳”的劲道佐料,想不整出点动静与话题都很难。当此众论喧哗之际,取巧地以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评述之,固然油滑省事,但,它显然抵达不了影像人生、或者说是荧屏艺术与观众移情投射重合之后的若干妙境。文艺创作和文化消费之间,常常氤氲着那么些不可捉摸的情怀与心绪:编故事的人,总想在主题叙事之外,揉入点别样的文化情趣和个性卖点;消费故事的人呢,总盼望着在遥控器的搜寻切换中,找到能与自己的现实心境,与白日里被迫深藏的暧昧情思、其实又时常渴望被意外撩拨的精神隐秘,对号入座暗通款曲的机会。

  脆弱敏感而又潮湿驿动的心,却偏偏驮负着宏大又形而上的思想主题,通俗化的文艺消费荧屏,于是成为道德猫眼窥视下的精神分裂平台。这很让人不解,也令人惋惜。因为它总是习惯性地用禁铟与禁忌,来审问和审判真实,并且压阵的总是道德和理想洁癖。却鲜有人追问根柢:究竟是影像艺术的表达趣味“露骨”,还是这个时代的主题生活趣味,露骨得溢出了真实的生命、生活容器,它淹没到虚幻艺术的精神腹地,真的只是被道德诘问者的过失吗?

  当然,文艺消费的赢利模式决定了,源自艺术灵感或者若干文化敏感性造就的节制性“露骨”,很可能在商业噱头的驱使下走向失序与失态,就如同露骨的现实欲望人生,将黑夜歇斯底里地复制到白日。因此,我们不回避包括文化审美和艺术伦理在内的所有底线伦理价值标准,但在此之上,我们应该更多一些宽容与大度,不要让源起于世象真实的艺术性“露骨”,通通被道德戒尺泛规则化驱逐。有时,“露骨”的艺术影像,其实就是一种灵魂的逼视,和对现实、对人性的揶揄与拷问。它让我们一览无余地窥见了英雄叙事、诗性叙事之外,“残酷”但并不冰冷的历史性真实,它让我们得以照见自己被层层掩饰和包裹的灵魂“尾骨”,它让这个时代的饕餮洪流,终于裸露了部分河床;它并不算晚地揭开了一个世俗命题:有太多劣质和暧昧的人间杂思游绪,是在“精神返祖”的漩涡之外,自欺欺人地重复着人性的悲哀。

  布尔迪厄曾感慨,艺术的颠覆性式微而世界也愈渐陷落于深度的假象,时髦言词的烟花和不实之词的喧嚣亦消弭了当代社会最真实的生存困境。在高企房价的重重逼仄中,被迫沦为一只随波逐流的都市蜗牛,相当程度上,它昭示着某些社会生态的凌厉和露骨。而在形式主义、标准化的影像艺术喧嚣之外,于高蹈的英雄叙事与诗性叙事等文艺丛林夹缝中,很白领、很市民,或很俗落的蜗居打拼着,攀爬着,未尝不是一种文艺趣味的颠覆性尝试,与世俗况味的极地回归。现实很凌厉,梦想很骨感,生活很丰满,艺术裹不住了,时代的独白与呓语也就部分露骨现形。其实,《蜗居》并没有拯救颠覆性式微于水火,它只是不小心溢出了道德理想、英雄叙事的容器,它只是将隐秘的灵魂写真,过于自恋、过于娇媚地上传了。(红网 薛七七)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