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问一声你们还好吗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1-09 11:54:1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我爱我家》里,傅明老人参加了一次活动,倍感风光,活动结束后,他怅然若失,宋丹丹扮演的和平插嘴了:“我是演员,我懂,那是‘鲜花盛开后的凋零期’。”

  人会由年轻到年老,会从巅峰慢慢走向谷底,总要经历“鲜花盛开后的凋零期”,但如何度过这种时期,却不能单单依靠本能和自觉的觉悟,那需要向前人学习借鉴,是一种人生经验的传递。

  正常社会,都能让其中的成员有足够的时间完成这种经验传递,都会给他们学习的样板和实习的时间,让他们不至于在激烈的变化中无所凭依。但中国这一百年的激烈动荡,社会形态的剧烈变化,却使我们丧失了这种温和的经验传递过程,许多体验,都是开天辟地第一回。陈琳去世后,曾经风光而今过气的歌手们的现状,就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作为中国第一拨商业明星,他们该怎么度过这个阶段,如何调适自己?如何储备生存资本?就没有前人经验可以借鉴。

  文革前“二十二大明星”的生活经验对他们没有帮助,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明星的经验也不足以借鉴,那时的明星,大多属于文艺团体,并非商业社会意义上的明星,最后从政或者经商,过渡得非常自然,而八九十年代成名的这拨歌手,大多数都是真正的个体户,陡然而至的明星制却又将他们捧得非常高,现在,他们却面临一个没有前例可援的窘境,他们该怎么接受现实?该怎么理财?该怎么从幕前走向幕后或者转业?都没有样板可供他们学习,特别是歌手,面临的是唱片行业整体上的骤然灭亡,甚至没有幕后工作供他们寄身,想要学习前人的退出机制都无从学起。

  这种时候,我们格外觉出社会的长期稳定有多么可贵,它保证了生活经验的传递,让人们知道现在该如何,而将来又会怎样。香港六七十年代的明星,能向老上海的明星学习,大多能够安静体面地,在美国加州的某个小城终老,八十年代的明星,又能向他们学习,如此生生不息。而中国大陆九十年代的音乐盛世所造就的明星,却被晾在了沙滩上,用为情所困解释陈琳的惨剧,只是对这种境况的一种善意回避。

  其实不止明星,我们所有人,都面临着这种没有先例的生活窘境,不知如何面对“鲜花盛开后的凋零期”。特别是在中国跑步进入老龄化社会之后,本就脆弱的社会保障体系势必不堪重负,甚至有崩溃之忧,未来的漫漫长夜,我们该向谁学习安心睡眠?(云南信息报 韩松落)

编辑:朱文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