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告教授反革命从何而来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8-12-03 16:55:55进入社区来源:四川新闻网

  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从教授本人那里来的———教授自称:“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此外再无任何来源。

  是不是教授相比于其他人群具有更权威的公信力,以至于当教授“声称”之后,立即就被确认为一个事实?

  在那篇《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的帖子里,“反革命”三字只有两处,一处在标题中,还有一处出现在第一段:“今天被领导叫去谈话,说有上《古代汉语》课的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说我在上课时批评政府等内容,上面已立案侦查。真令我啼笑皆非:政法大学的学生居然还和文化大革命时的思路一样,为了告发老师为反革命,可以不择手段。可悲啊!”

  稍有基本的识别能力,当可清楚,并没有学生告他是“反革命”———即使确实有学生到公安局、教委去告他“上课时批评政府”,那也不是告他“反革命”;“反革命”三字出自教授本人之口,是他使用的一个修辞手法,甚至是他的某种幻觉。

  舆论的反思大错而特错———身为政法大学的学生竟然用一个早已过时、早已被废弃了的罪名告自己的老师,可见公民教育缺失到何种地步!但真的好可惜,这样的反思其实是无的放矢的。舆论错过了一个更好的靶子:为什么一个21世纪的政法大学的教授还在使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用词?

  读《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这帖子,还有另外一些感触,其中之一是,文理、字句如此粗疏,思想、意蕴如此粗浅的文字,很难想像是出自一个教授之手,还是古汉语教授。记起当年鲁迅与施蛰存之间关于《庄子》与《文选》的争论,在施蛰存看来,在中国古汉语中可是有丰富的词汇的。先器识而后文章,由文章而见器识,尽管据说该教授曾获得过本校“十佳教师”称号,但我依然怀疑他的教授资格。

  我甚至生出一个有趣的猜想,如果该教授在课堂上不是批评政府而是赞美政府,并因此被学生告到学校,他会不会指告他的学生是“反革命”?推想那两个告他的学生,也不过是80后人,他们要会说“反革命”三字除非异想天开。也只有那些身背时代烙印的人才会对“反革命”三字念念不忘,使用起来才那么得心应手吧。

编辑:黄凯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