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的魂魄仍在台北街头徘徊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8-11-13 16:32:11进入社区来源:中国网

陈水扁昨天一早被解送到台北看守所羁押

  尽管陈水扁故作姿态,又是高呼“政治迫害”,又是戏剧性地玩验伤秀,但他终于还是被台北地方法院于12日凌晨裁定羁押禁见,成为台湾司法史上首位遭收押的台湾卸任领导人。

  对于收押,陈水扁是早有预感的,正因如此,他才于事前高调亮相,大唱悲情、高呼政治迫害,摆出一副再入“巴士底狱”,“为台湾前途”不惜把“政治牢”牢底坐穿的姿态;也正因如此,他才在声押前搞出种种声响,戴上手铐后时而举手摆POSE,时而喊虐待,闹验伤,引起一片尖叫和哗然。

  尽管他摆出、喊出“不怕”甚至“早就盼着这一天”的姿态、声音,但他显然是并不情愿去吃“巴士底狱”牢饭的,毕竟以他的脸皮功、铁嘴功,赋悲情、摆姿态、捞政治资本的把戏,在牢外一样可以做得风生水起,而他煞费苦心捞金搞钱,显然并非为了让自己蹲“巴士底狱”,让各怀心思的同志们“为台湾打拼”。牢外的生活,显然对他还是颇足眷恋的,若非如此,他又何必人都到了牢门口,还绞尽脑汁地赖上那么一赖?

  对于陈水扁遭羁押,不同倾向的人自有不同的感受,喊“可耻”、“活该”,兴奋地要放鞭炮,或长吁一口气,觉得总算大功告成,从此可以淡出政坛的有之,如丧考妣、痛哭狂呼,高呼“政治迫害”要寻死觅活、追喊“阿扁加油”为之呐喊助势的也不在少数。尽管陈水扁受控的5大罪名,均是在任何法治国家都难逃惩处的经济罪,但在族群撕裂、政治认知畸形二元化的台湾社会,不论正方、反方,显然都无法单纯从纯司法、纯经济层面去看待这一案件。

  那些感到庆幸、欣慰的人未免高兴得太早:阿扁的肉身固已进了“巴士底狱”,他的雄辩之口暂时也只能对壁空言,但他的魂魄却仍在台北街头徘徊。张铭清、陈云林被侵袭事件记忆犹新,那些不顾一切给阿扁壮行、打气的深绿“死忠”,也让理智的人不寒而栗。陈水扁步入牢门前最后的声明,显示他已决心让自己的魂魄重上街头,再拾民进党当年起家的法宝,而民进党的积极跟进、一度被外界许以“理性”、寄托重塑民进党“正常反对党”形象的蔡英文,也越来越给人以“第二个阿扁”的印象。显然,只要“政治迫害”的悲情狂喊依旧有兴奋剂的功效,只要台湾社会这种畸形状态不从根本上改变,阿扁的魂魄就不会心甘情愿地从街头消失。

  那些庆幸“阿扁效应”尚未消失、“政治悲情”尚能兴风作浪的阿扁同志,恐怕也未免高兴得太早了:街头效应、悲情效应,固然能令蒙昧双眼的死忠们更亢奋,却无法令原本已感到寒心的中间派向自己一方靠拢,更难以令台湾之外的睽睽众目产生同情和共鸣,兴奋剂固能令人亢奋,却也会令吸食者的肌体加速消耗、更快衰老。阿扁的魂魄在街头和支持者同在,固可暂时提高后者呐喊的分贝,却也将令这些迷信街头效应者,面前的台北街道变得越来越狭窄。

  陈水扁被羁押了,但关入牢门的只是他的“肉身”,他的“魂魄”仍在台北街头徘徊,他的时代暂时还没有终结。

编辑:肖蜜娟

商讯